Tag Archives: 帝桓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戰錘巫師 txt-第873章 炮火齊射看書

戰錘巫師
小說推薦戰錘巫師战锤巫师
舰桥上,众人看着迎面飞来的飞龙群,表情都是有些古怪甚至产生了一丝怜悯。
玛里乌斯指着绿龙上的野蛮人,说道:“大人,他就是玛塔基部族的族长,名字叫做凯曼什。”
“实力很不错,但是脑子不太好使。”雷恩淡然评价。
玛里乌斯心里苦笑一声。
凯曼什的实力何止是不错,早在五百多年前就晋升圣阶,玛塔基部族崛起以来就一直是族长,雄霸小半个塞恩高原,是高原上当之无愧的最强野蛮人,近乎没有对手。
放在几年前,自己在凯曼什面前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用人类超凡者的等级衡量,凯曼什肯定超过了二十五级,哪怕现在自己也是圣阶强者了,还有一套专门定制的动力装甲,玛里乌斯也不敢说一定能够击败凯曼什。
野蛮人从来都以拳头说话,不爱动脑,只要看到敌人,即使再强大也无所畏惧,马上冲上去战斗。
凯曼什在高原上从无败绩,早就习惯了这个作风。
歼星舰也是第一次出现在世界上,凯曼什自然不认得,肯定也能看出歼星舰极为强大,但他没有退路,为了族人和巴克哈卢,他必须带头冲锋。
这次,凯曼什注定要踢到铁板了。
不过玛里乌斯没有一点遗憾,为了吉历曼的苏醒,凯曼什必须死!而且要死得越快越好,这样玛塔基部族才能更快投降,减少不必要的伤亡,为神提供更多的信仰之力。
“冲啊!”
“兄弟们,跟我一起击落这个铁疙瘩!”
“为了重现巨龙的荣光,为了伟大的巨龙之母,请缇雅西丝庇佑于我!”
凯曼什的吼声传遍天际。
一千多头毒液飞龙背上的野蛮人高声回应,大喊着恶龙之母缇雅西丝的尊名,眼眸充斥着血色,进入狂暴状态,身上散发出淡淡的暗红雾气,从飞龙的背囊中抽出粗大的长矛握在手中,准备投掷出去。
听到缇雅西丝的名字,雷恩等人并不惊讶。
玛塔基部族上下侍奉恶龙之母已经有很多年了,并不是什么秘密,此前玛里乌斯也做了报告。
雷恩转头瞥了一眼旁边的博尔奇,这个家伙也是缇雅西丝的信徒。
两位圣魂巫师也看出来了。
“呃……”
博尔奇顿时压力山大,额头上一下子就冒出了冷汗,勉强解释道:“老板,我只是习惯性的信奉龙母,并不是狂热信徒,只能算是一个浅信徒,已经很久没有向祂祈祷了。”
“如果你还想继续跟我混,最好改信善神。”雷恩的语气很轻,可是话里的分量却很重。
黄金三头龙脸上露出为难之色。
虽然他只是浅信徒,但是信奉缇雅西丝也有近四百年了,一辈子的习惯想改并不容易,如果不信龙母又改信哪位神呢?可是雷恩还在盯着自己,两位圣魂巫师的目光更是让他窒息。
没等博尔奇回答,雷恩就挪开了眼睛,伸手在屏幕上飞快操作起来。
这时歼星舰离巴克哈卢只有不到十五里了。
凯曼什骑着绿龙一往无前,已经进入歼星舰主炮的射程,但雷恩没有选择启动主炮,而是激活了三十二门副炮。
每一门副炮都是加强的电光炮,并且是双联,最多可以让六十门电光炮齐射。
由泰坦熔炉提供能量,电光炮的威力更强,射程更远。
雷恩为歼星舰设计了一个火力系统,由八个分脑芯片集成控制,能够全自动运行,即使自己不在舰桥上也能远程操纵,只需心念一动,也能对射程内的目标发起攻击。
嗡嗡嗡……
歼星舰两侧的装甲板同时翻开,十六门球形炮塔推动出来,炮塔快速旋转,把两根炮管都瞄准了前方。
上层装甲和底部也各有八门电光炮,炮管同样转动方向,瞄准远处飞来的敌人。
歼星舰外形像是一个三角形,两侧边缘从舰首往后越来越宽,所以安装在侧面的每一门电光炮都拥有充足的开火角度,可以朝前方同一个目标齐射。同理,歼星舰的厚度也是越往后越厚,上面两面的电光炮也能一起攻击正面的目标。
如果是出现在侧面的敌人,也有一半的电光炮可以开火。
唯一较弱的是歼星舰后方正对着引擎的区域,仅有四门安装在上下边缘处的电光炮能够射到,火力不够充足,但是引擎喷出的高温焰流本身就具前可怕的杀伤力,几乎能够把万物都烧成灰烬,一般的敌人根本不敢靠近。
而且以歼星舰的机动性,只要稍微转向,就能把后方的敌人暴露在更多电光炮获得开火角度。
此刻,位于第三层的泰坦熔炉全力运转,庞大的能量汹涌而出。
电光炮有三种开火模式。
雷恩选择了威力最强的“炮击”模式,一次性把能量射出去产生爆炸。
六十四根长长的炮管上,泰坦符文阵列亮了起来。
黑漆漆的炮口凝聚出一团刺眼的电光,随着充能越来越多,一道道粗大的电流迸发出来,高频闪烁,亮到让人不能用眼睛直视。从远处看,歼星舰的外壳上点缀着一团团光芒。
凯曼什感应到了巨大的危险。
他身下的绿龙也很敏锐,巨龙天生趋利避害的本能告诉他不能再往前飞了,必须远离这座金属堡垒,于是下意识的放慢了飞行速度。
“加快!”
“给我冲上去!”
凯曼什察觉到了坐骑的畏缩,双腿用力一夹绿龙脖颈,绿龙吃痛发同一声龙吼,被迫加速前冲。
但凯曼什也没有一味的无脑冲锋,回头高喊道:“都分散开!小心敌人的法术!”
飞龙群立即分散,互相之间拉开距离,依然保险队形向目标狂飞。
空中双方距离迅速缩短。
很快,凯曼什和绿龙进入电光炮的射程,但是雷恩没有立即开火,而是稍稍放缓了充能,把原本最快只需十秒就能完成的充能,用时延长了一倍,保持随时可以开火的状态。
舰桥上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眼睛一眨也不眨的望着越来越近的敌人。
龙翼振动,狂风呼啸。
十秒钟后,大部分毒液飞龙都进入了射程,凯曼什的绿龙更是离歼星舰不到三千米,这对对巨龙来说是近在咫尺。
电光炮的充能也到了极限。
“开火。”
一路官场
雷恩低声说了一句,声音不大,像是在自言自语,但是舰桥上所有人都听到了。
几乎同时,三十二门双联电光炮射出了一团巨大的电光。
下一个刹那,人们听到了震耳欲聋的炮声。
轰隆隆……
六十四发光电炮弹犹如闪电划过天际,转瞬就射中了目标。首当其冲的是凯曼什和他的绿龙,受到雷恩的重点照顾,八团电光从不同的角度集火,全部轰中了他和绿龙。
轰!
每一发电光炮弹的威能都相当于九环法术,射中敌人的一瞬间爆炸,无数能量与闪电爆发出来。
坚硬且具有魔法抗性的龙鳞,只抵挡了半秒钟不到就崩溃了。
只是传奇高阶的绿龙在天上变成漫天的血肉,它的惨叫淹没在爆炸声中,就像它的生命一样随风消散。
而这只是刚开始。
其余电光炮弹落入后面的毒液飞龙群,每一发都不重复攻击,像是经过精密计算一样,均匀的轰击敌人,爆炸产生的闪电、高温和冲击波,力求攻击到最多的敌人,达以最高杀伤效率。
轰!轰!轰……
一秒钟内数十次爆炸几乎叠成一声,每一次爆炸在天空上就像是一朵烟花,向四面八方扩散,波及到超过百米范围的飞龙和野蛮人,从地面上看,这一幕蔚为壮观。
然而身处其中的野蛮人们却感觉是一场噩梦。
他们和毒液飞龙根本无法抵御攻击。
如果是被正中轰炸,瞬间就灰飞烟灭,没有尸体留下但也没有痛苦。即使没有被射中,只要被电光炮弹擦到一点边,一道闪电、一缕电火或是一记冲击波,大部分野蛮人和毒液飞龙也当场死亡。
仅有少数逃过一劫,但也身受重伤坠落下去。
一轮齐射结束。
只是第一波开火,玛塔基部族纵横高原数百年的飞龙骑兵,就已经被轰杀了七成以上。
剩余的飞龙骑兵都是运气好的,飞在队形的边缘。
斗罗之终焉斗罗 无常元帅
但他们已是肝胆俱裂,没等野蛮人做出反应,幸存的毒液飞龙大多失控了,尖叫不止,像没头苍蝇一样亡命逃窜。一些野蛮人试图重新控制坐骑,却被飞龙发疯以的甩下去。
“快逃啊!”
飞龙骑兵们绝望大叫,却已经迟了。
歼星舰的副炮再次开火了,这轮攻击,雷恩换成了“连射”模式,炮口射出一束束闪电,一根炮管每秒钟都能射出五束闪电,频率快到肉眼难及,每一束闪电都相当五环法术。
火力系统自动锁定目标,众多炮口一边开火一边微调角度。
轰轰轰……
只用了几秒钟,密集的电束将残存的飞龙骑兵清扫一空,天上已经没有一头毒液飞龙还活着了。
巴克哈卢城中响起了惊恐的叫声。
数以万计的玛塔基人满脸呆滞,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部族最强大的飞龙骑兵刚出击就被杀光了,连敌人都没碰到一下。
一些玛塔基野蛮人甚至没反应过来,用力揉自己的眼睛或脑袋,以为是在做梦。
“这怎么可能?”
“伟大的龙母啊,请庇佑您的子民吧!”
玛塔基部族的自信顿时崩溃了,整个城市乱成一锅粥,有人转身就跑准备逃离,有人躲进家里的地下室不愿意再看一眼战声,也有人高声呼喊,组织族人守城抵抗。
“族长!”
“大家快看,族长还活着!”有野蛮人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指着歼星舰的方向高声大叫起来。
舰桥上,除雷恩以外的众人都被歼星舰的可怕火力震惊到了。
安西沃道斯心里不禁赞叹。
他作为摩都派创始人,专精法术威能,比别人都更能看出刚才那两轮电光炮开火的精妙之处。
精准,快速,果断!
就像是每门电光炮都有一个人在操作,六十四个人通力合作,却又如同一人般默契无间,瞬间做出最准确的判断,没有丝毫的犹豫和延迟,不浪费一点火力威能,将杀戮效率提升到最高,战果最大化。
这简直就是艺术!
安西沃道斯竟然有些陶醉了。
不论十环法术的话,歼星舰的攻击力比威泽兰浮空城强太多太多了,攻击效率更是天差地别。
歼星舰的攻击手段很单一,无论是主炮还是副炮的本质都是“电光射线”,只是感用方式不同而已,但是歼星舰做到了极致,比浮空城那些花里胡哨的法术高明不知多少。
而这不正是摩都派的施法理念吗!
安西沃道斯看了雷恩一眼,心中颇为欣慰,不愧是自己最得意的学生,虽然雷恩实践摩都派理念的方式与众不同,但是成果比任何摩都派巫师都好,连自己都要自愧不如。
在场其他人没有想这么多,他们只有一个念头:歼星舰太强了!
“凯曼什!”
玛里乌斯突然叫道。
一道高大的身影从绿龙爆炸的血肉中飞出来,正是玛塔基部族的族长凯曼什。
他身上的装饰和皮甲都被炸没了,赤裸的身体上血肉模糊,正在快速自愈,全身只剩下两件东西,一是手上的沉重大剑,还有一张不知什么时候戴到脸上的火红面具。
这张红色面具上有一片片龙鳞,散发出强大的红龙气息。
“吼!”
腾空高跃的凯曼什发出一声龙吼,庞大的火元素能量汇聚,皮肤上浮现一层龙鳞。同时身躯膨胀到三米高,体外凝聚成一副通红的铠甲,十指变成龙爪,背后长出一条粗大的龙尾,犹如一头人形巨龙。
欧罗因沉声道:“龙祭祀面具!”
雷恩也反应过来了。
凯曼什是拜龙教的成员,而且地位肯定不低,否则不会拥有一张以远古红龙的龙魂制作而成的龙祭祀面具。
八门电光炮在凯曼什变身中锁定目标,向他开火齐射,八道笔直的电光射线打中目标,龙形铠甲差点被射穿,但在千钧一发之际,凯曼什的脚下爆发火光,席卷全身,转眼在空中消失了。
下一秒钟,半人半龙形态的凯曼什出现在歼星舰上方,挥舞巨剑,杀向最高处的舰桥。
在舰桥中的人们眼中,狂暴无比的凯曼什直奔自己而来,顿时不由变色。
唯有雷恩依旧淡定,继续在屏幕上操作。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戰錘巫師 愛下-第859章 公爵領鑒賞

戰錘巫師
小說推薦戰錘巫師战锤巫师
青潭城。
中午的时候,三艘最大型号的魔法飞艇从东边的天空飞来,它们的速度很快,在视野中越来越大,城中的居民们看见中间那艘飞艇上挂着一面巨大的方旗,上面绣有双头鹰。
醉顏夢
帝国方旗,这是执政官出行的标志。
执政官来了!
街道上的行人纷纷驻足,仰头望着天上的魔法飞艇,人们的脸上充满了兴奋和敬畏,还有许多人奔走相告。
飞艇很快飞进城市上空。
一些眼力好的人看见一队队身穿精致铠甲的超凡者站在甲板上,手持武器,戒备森严,散发出强悍的气息,每个人的胸口都佩戴双头鹰勋章,彰显他们的身份,瑞克禁卫军!
“执政官大人。”
雷恩走出舱室,在甲板上的禁卫军齐声行礼声中,站在甲板的前端俯视着下方的城市。
目之所及,都是自己的领地和子民。
青潭城是欧司安行省——现在已经改名叫做“欧司安公爵领”——最大的城市,它沿着一条大河而建,自西向东的城区呈条带状,南北两侧都是山脉,正好有一条长长的谷地从北往南横穿,使得整个城市像是一个巨大“X”符号。
自然而然的,河流与谷地交汇之处就是青潭城的城区中心,行省的总督府就在这个位置。
往西边眺望就是一望无际的塞恩高原。
一百多里外的高原上,几座绵延数百里甚至上千里的山脉之间,环抱着一座庞大的湖泊。
即使隔着如此遥远,依然可以看见波光粼粼,水面将阳光反射到天上,映照着碧蓝如洗的天空,给人一种错觉,仿佛高高的山上镶嵌着一块巨大的镜子,“天池湖”也因此而得名。
说是湖,可是靠近之后却像海。
“世界上最大的内陆湖,果然名不虚传!”雷恩赞叹一声。
片刻后。
魔法飞艇的飞行速度放缓下来,同时高度降低,机械师船长非常精确的把飞艇降落在总督府的空地上。
三艘飞艇一字排开。
空地上早有大量的官员和守卫在等候,他们的目光集中在中间的飞艇上,然而两边的飞艇舱门却先打开了。
砰!砰!砰……
沉重的脚步声仿佛踩在人们的心头,随即看见数十个穿着蓝色铠甲的超凡战士下船。
他们全身包裹在金属堡垒般的铠甲中,看不见相貌,但是两米半的身高的魁梧的身躯,以及散发出来的令人心颤的气息,无不提醒总督府的众人,这些超凡战士的身份。
极限战团!
随着极限战士下船的是一群骑着青铜奔马的骑士,正是五百人,他们的铠甲闪烁着神圣的光芒,背负奇特的魂枪,腰间挂着长剑,驾驭坐骑飞上半空,形成天罗地网包围了总督府。
另一艘飞艇下来的却是大批的矮人,有的穿着盔甲手持战锤和盾牌,明显是矮人战士,但更多是工匠打扮。
最后,中间的飞艇打开舱门。
瑞克禁卫军下船,为首的骑士手持长矛方旗,骑兵们在空地上散开,站成一排排队列。
如此阵仗和排场,让地处偏僻的欧司安行省的人们见识到了帝国执政官的威仪。
在场之人无不心生敬畏,眼睛紧紧盯着飞艇的舱门,眼里充满了期待。
万众期盼中,一个高大的人影出现在眼前。
他的样貌非常年轻,似乎才二十岁出头的样子,挺拔的身躯穿着合身的秘银铠甲,腰挂奇异长剑,背后是一袭血色大披风,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让人见了不自觉的感到亲切,产生极大的好感。
帝国执政官!
史上最年轻的圣魂巫师,欧司安行省的主人,金徽公爵!
他跟报纸上的照片一样年轻英俊,也像传闻中描述的那么强大威严,虽然没有一丝气息泄漏,但是超凡者的敏锐感知与本能,让在场众人的心底生出莫名的惊惧,打量了一眼就低头下去。
雷恩信步走下飞艇,看见空地上黑压压的站着一群人。
为首的是一个高瘦的中年人,灵魂之眼显示他是十九级幽影刺客,达到传奇巅峰,实力相当不俗,穿着一身黑色正装,胸口佩戴的两枚徽章代表两个不同的身份。
帝国议员和行省总督。
雷恩见这个人有印象,欧司安行省总督莫瑟里奥,不过双方没有接触过,因为莫瑟里奥是平衡派阵营的人。
究極維納斯
“拜见执政官!”
莫瑟里奥高声行礼,带头半跪下去。
他的身后,总督府的官员和超凡守卫,以及来自其它四座城市的市长、主要官员,青潭城的一众上层人物,全部齐齐下拜,跟着高声叫道:“拜见执政官大人!”
“总督阁下不必多礼。”雷恩温和回应道:“诸位都起来吧。”
“是。”
莫瑟里奥利索的起身,上前两步说道:“大人,我曾在真理神殿与您有过一面之缘,可惜没能当面聆听您的教诲。现在大人来到青潭城,我终于有幸弥补此前的遗憾,真是女神庇护!”
雷恩笑而不语,自从当上执政官,这种马屁都听出茧子了。
“教诲不敢当,总督阁下比我年长。”雷恩还是说了客套话,“我也要感谢总督阁下在帝国议会给我投了一票。”
“能为大人投票是我的毕生荣幸。”莫瑟里奥脸上一副与有荣焉的表情。
雷恩停止寒暄,目光看向莫瑟里奥身后的人群,“总督阁下,麻烦你给我介绍一下。”
“好的。”
莫瑟里奥逐一把欧司安行省的主要官员和上层人物介绍了一遍。
其实雷恩在来之前,已经派人收集了人物资料,大致掌握了欧司安的各方势力,现在当面见到人,跟脑中的信息一个个对应。
每个人在雷恩面前都是毕恭毕敬,笑脸相迎。
然而,灵魂之眼看见他们的笑脸之下,有人忐忑不安,有人战战兢兢,也有人满不在乎只是做做样子,甚至有人冷漠,对自己充满了敌意,只是不敢表露出来。
他们是欧司安行省的既得利益者,如今整个行省变成私人领地,总会有人的利益受损。
通常是强龙不压地头蛇。
但自己是巨龙,而他们只是草丛中的小蛇,压死他们不比碾死蚂蚁难多少。
雷恩把这些抱有敌意的人记在心里,欧司安行省是自己的领地,绝不允许有刺头存在。
凡是敢冒头的牛鬼蛇神,自己下手绝不留情,全部扫清。
“欧司安刚成为我的公爵领。”
雷恩站在人群之前,淡声说道:“我初来乍到,对领地还不熟悉。诸位在欧司安多年,我治理领地离不开诸位的帮助,今后就要拜托你们了。”
“不敢不敢……”
“只要公爵大人一句话,我们绝不推脱。”
“我们无条件服从执政官的意志!”
众人连忙表态,有人把胸脯拍得震天响,还不忘奉承几句表现的很浮夸。雷恩一直用灵魂之眼观察,多数人是一心讨好,但也有一些人言不由衷,正是对自己抱有敌意的人。
雷恩心里冷笑一声,语气突然变冷下来:“丑话说在前头,我对欧司安公爵领抱有很大的期待,准备当作一个发展试点,然后在帝国推广。不久之后,欧司安公爵领还有更大的变动,一切都是向好的方向前进。”
“如果有谁敢说一套做一套,背地里使绊子,一旦被我发现,别怪我不讲情面!”
说到后面,一股恐怖的气息横扫而过。
空地上的人群感受到了执政官话中的冷酷,无不灵魂颤栗,整个场面噤若寒蝉。
前輩與後輩
实力最强的莫瑟里奥总督也低着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都散了吧。”
雷恩摆了摆手,人群一秒钟也不敢多留,赶紧离开了。莫瑟里奥身为总督却不能走,硬着头皮说道:“大人,我带您在总督府参观?”
“麻烦总督阁下了。”
雷恩脸上重新露出笑容,让莫瑟里奥松了一口气,躬身道:“请我跟来。”
总督府占地很大,除了一座五层高的办公大楼以外,还有七八座建筑分散四周以及一座座庭院,既是行省官们员的住处,也是一支人数在两千人左右的超凡守卫的军营。
Bestia
这支超凡军队的实力当然远不如帝国军团,平均等级不到两级,武器装备也很差,被称为“欧司安治安队”。
他们听命于总督,负责城市治安和边境巡逻。
欧司安还有四座城市,人口经济和规模都不如青潭城,但也有一定数量的治安队,整个行省的超凡卫队将近四千人。
如今欧司安成为雷恩的公爵领。
按照规定,领地里的官员、民众,以及所有的超凡治安队,全部归入雷恩的名下,可以自由任命官员,册封更低一级的贵族,自行收税,一切行政支出也要自己负责。
但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行省总督。
这个职位是由帝国执政官任命的,行省变成公爵领以后,就不再有总督了。
对于欧司安的其他人来说,也许只是名义上换了一个公爵而已,但对总督而言却是天大的损失。
总督是封疆大吏,在行省一手遮天,要权有权,要人有人,有钱有钱!
权利之大,实质上跟公爵差不多。
欧司安变成公爵领,总督就失去了一切。
在参观总督府的过程中,雷恩一直用灵魂之眼观察莫瑟里奥,对方表面上对自己非常恭敬,知无不言,即使是一些隐秘之事也坦然相告,他把失去权利的郁闷和不甘深深的藏在心底,还有些许怨恨,但不强烈。
雷恩可以理解莫瑟里奥的心情。
换作自己,突然空降一个人抢走了自己拥有的一切,这个人的威望地位太高了,实力差距也大到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唯有接受这一条出路。
radio star bigbang 中字
刚才莫瑟里奥介绍欧司安上层人物时,雷恩就看出来了,这个总督在地方上很有威望。
从问答中也能观察出来,莫瑟里奥的能力很不错,并且为人正直。
自己事先暗中调查,欧司安行省对总督的评价不错,在帝国其他行省总督中能排在前列。
这样的人才,雷恩并不吝于给予机会。
片刻扣,总督府顶层的宽大办公室里,雷恩坐在原本属于莫瑟里奥的位置上,而莫瑟里奥隔着桌子,束手站在面前,一副等待命运审判的模样。
“莫瑟里奥。”雷恩问道:“你到欧司安多久了?”
“三十三年。”
雷恩点了点头,能在行省总督上干这么多年,就能看出莫瑟里奥的能力了,又问道:“你的家人都在青潭城吧?”
“是的,大人。”莫瑟里奥心中一紧,但还是如实回答。
“你的家族扎根欧司安,你的事业和利益,也都在这个地方。现在被我剥夺了所有,你会不会恨我?”雷恩玩味的问道。
莫瑟里奥顿时吓了一跳,连连摆手,苦笑道:“我怎么敢恨您!大人是帝国执政官,还是至高议会的圣魂巫师,哪怕再给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对您有一句怨言。”
“真的一点也没有?”雷恩盯着他。
“一开始确实很不甘心。”莫瑟里奥犹豫一下还是壮着胆子说道:“就在前天,我到法兰尼斯浮空城求见公爵大人,但他没有见我,只让欧提路克大师带话,让我安心待命。”
他叹息一声,“其实我很清楚局势,就算公爵大人愿意见我,也没有解决的办法,所以我接受了。”
“我准备向大人交接完毕,就带家人搬到龙匹斯。”
龙匹斯是蒂姆*凯南的公爵领,也是法兰尼斯浮空城所在的城市。
灵魂之眼看出莫瑟里奥说的全是真话。
雷恩盯着莫瑟里奥几秒钟,却不说话,莫名的压力让他额头冒出冷汗,忽然听见雷恩说道:“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苏兰耶行省的总督位置正好空缺出来了,我可以任命你担任苏兰耶总督作为补偿……”
莫瑟里奥不禁心中狂喜。
苏兰耶行省与欧司安行省毗邻,就在欧司安的东边,面积比欧司安大三倍以上,人口更是达到三千万。自从赫特斯总督在班贝城牺牲,帝国不知有多少人盯着这个总督之位,没想到落到自己的头上。
而且,苏兰耶行省也是灰鹰公爵的势力范围。
从苏兰耶再往东就是龙匹斯公爵领,自己原本就是平衡派的人,公爵大人肯定会支持这个任命。
莫瑟里奥差点马上就答应了,好不容易才忍住不出声。
他继续听雷恩的话:“或者,你可以留在青潭城,但不能再担任总督。我会聘请你为欧司安公爵领的总管,辅助我治理领地,不过是临时的,要看你的表现再决定你未来的晋升。”
说完,雷恩就等着莫瑟里奥的回应。
他愿意给莫瑟里奥一个机会,除了对方的能力和对欧司安的熟悉以外,还看中了莫瑟里奥的个人天赋。
莫瑟里奥是传奇巅峰幽影刺客,但他的年龄刚一百岁出头,相当年轻,有很大的机会突破圣阶,成为阴影之王!
如果自己帮他一把,也许几年就晋升了。
当然,前提是选择留下来。
莫瑟里奥听完两个选择,欣喜之后,脸上露出了犹豫之色。
他当了三十多年总督,虽然是边境贫困行省,但对帝国上层格局非常关注,深知雷恩如今在帝国的权力和影响力有多大,超过历任执政官,几乎就是帝国主宰!
多少人想抱上雷恩的大腿都没机会。
但是留下来就意味着脱离平衡派,他能有今天的实力地位,大部分是靠自己努力,但也离不开法兰尼斯浮空城的支持,突然要跟平衡派划清界限,无论是从自己的品格,还是从个人感情上,一时都不好接受。
一旦离开就没有回头路了。
莫瑟里顿忽然想起前天在法兰尼斯的遭遇,心中有些黯淡,显然自己在公爵大人的眼里并没有太大的分量。
也许,是该另选出路了,自己不能错过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
他脸上的犹豫迅速消退,朝雷恩下拜,高声道:“莫瑟里奥拜见公爵大人。”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戰錘巫師-第777章 維歐拉的困難 指东打西 鑒賞

戰錘巫師
小說推薦戰錘巫師战锤巫师
雷恩的眼光穿透東門,望見美貌絕無僅有的半聰明伶俐站在東門外。
維尤拉擔任教宗已有一年多,氣派高超,神態龍騰虎躍,絕美的面相愈益良卑,平凡人連多看一眼都膽敢。兩個守門的尖峰小將明瞭她的身價,因此一去不返攔阻。
無限,她這會兒的神氣卻片段焦慮。
雷恩單反響慢了點,維尤拉就等過之要再叩響,聞雷恩的聲從書房中嗚咽:“進來吧。”
門機關封閉了。
維尤拉走進去望見雷恩坐在桌案後面。
恰在這,知道的日光從戶外映照入,落在雷恩的身上,象是給他鍍上了一層璀璨奪目的亮光,熠熠生輝,讓維尤拉的心神專注了下,竟起了一種生的敬而遠之之感。
透視 小說
“何許了?昨晚澌滅休憩好?”
雷恩昂首看向停住腳步的半妖,臉色溫暖如春,帶著才最近乎老婆間才片段體貼。
“空,我惟瞥見你就很快。”維尤拉曝露先睹為快的愁容,一切房室如方興未艾,變得愈秀媚始,諧聲道:“親聞你抱了一座浮空城,我為你喜滋滋,還沒趕趟慶賀你。”
“哄……”
雷恩起身繞過寫字檯,拉著她的纖纖柔荑同在竹椅坐坐,臉色玩賞的開腔:“你隨地要慶我吧?”
“確實怎麼樣都瞞頂你。”維尤拉大為無可奈何。
打踏實雷恩日前,一逐次看著他從一度無名氏成才到今天連自我都要期待的情景。在他眼前,自各兒好似換了一期人,久遠都被他摸透意興,茲雷恩的偉力職位不遜色聖魂巫神,好就更無所作為了。
偶然,她竟然竟敢莫名的預感,卻又十分癱軟,不知該哪趕超雷恩的步履。
雷恩摟住她的肩頭,“銀星公讓你來的?”
“是。”維尤拉輕點臻首。
“她的反響倒是快當,諸如此類快就跟我打直系牌了。”雷恩模稜兩可的搖了蕩,問明:“銀星千歲爺想說哎喲?”
見他提及王公慈父的作風盡頭不管三七二十一,讓維尤拉良心動盪,真人真事查出雷恩業已不可同日而語往時了,跟聖魂巫銖兩悉稱,模糊不清官職更高一些,連王爺老爹都哀求到他的頭上。
維尤拉言:“王爺壯年人想盡快跟你鬼鬼祟祟相會,談一談處理浮空城的事務,最最能速即布。”
“舉重若輕好談的。”雷恩決斷的接受了。
“見個別也生嗎?”維尤拉聊懸念,“真相她是我的太奶奶,你連見都丟失,我怕她會惱火。”
雷恩看了一眼半耳聽八方,則她而今貴為一教之主,民力提升極快,一度提升歷史劇高階,固然自幼在銀星王公的威名以次長成,對上下一心的祖奶奶還是心存恐怕,礙事逃脫陰影。
“我管她發不動氣。”雷恩憨笑一聲,“照面了也尚無效果,夜總會的法則仍舊定下了,她想要浮空城就天價,我不興能為她壞了法規。”
“而是……”維尤拉眸中憂患。
“消解可是,我決不會見她。”
雷恩堵截了她以來,大手摟住她的纖腰,心安道:“咱們消散怎對不住她的地帶,有我給你支援,你甭怕她。儘管灰飛煙滅我,你現在亦然美善訓誨的教宗,長髮婦的班禪,她膽敢動你的。”
維尤拉見外心意已決,接頭和樂調換不停。
她只可咳聲嘆氣一聲:“我寬解了。”
雷恩暗地裡擺動,聖魂師公的威信太駭人聽聞了,維尤拉對銀星王公的驚恐萬狀無霜期內很難力戒,能夠要等到她在短髮巾幗的八方支援下貶斥聖魂巫師,才略到頂轉心思。
到候,她就會出現銀星公爵是個“水貨”。
憑部分民力,竟自強者心懷,銀星公跟旁聖魂神巫相比之下都差了一截,跟三巨頭不行派別更萬般無奈比。
維尤拉一再討論銀星王爺,心態也活躍了下床,美眸盯著自男人的臉頰,嘆觀止矣道:“雷恩,你審要賣出浮空城嗎?我聽講的當兒被嚇了一跳,當王公丁騙我。你為啥不把浮空城容留?”
這但是一座浮空城!
縱她也感覺到潮田鄉浮空城太醜了,只是比較浮空城的地位與威能,再醜也細枝末節,更何況還能轉換。
雷恩著評書,就視聽一聲高喊。
“你要賣出浮空城!”
一路猩紅的人影傳送到面前,精細的身子衣著一襲雕欄玉砌的油裙,銀金色的短髮盤在腦後,頭戴寶石王冠,不失為艾蜜莉絲。
她一臉聳人聽聞,再次追詢道:“雷恩,你要賣出浮空城?”
維尤拉從雷恩的懷群起,復壯了在前人前邊的教宗容止,對艾蜜莉絲略帶首肯,淡聲叫道:“女王九五之尊。”
艾蜜莉絲也叫了一聲教宗冕改日禮,往後又把秋波落回雷恩隨身,她如今心機裡只眷注浮空城,對雷恩與維尤拉的靠近架勢毫不在意,翻然沒腦筋妒嫉。
“是,我刻劃拍賣它。”
雷恩把三黎明的交流會概括說了一遍。
艾蜜莉絲的紫雙眸逐漸亮,四呼也不兩相情願的趕快了或多或少。若自能獲取一座浮空城,不惟民力脹解析幾何會晉升聖階,卓耿堡家族對康加特羅的統轄愈發可以遲疑!
她好賴維尤拉就在滸,坐到雷恩身側,挽住他雙臂,原汁原味想的稱:“雷恩,我也要到位這歌會。”
雷恩搖撼:“你潮。”
“為什麼?”艾蜜莉絲神態驚惶。
“你魯魚亥豕君主國人。”雷恩講明道:“奧瑞恩瑟君主國的人民才有身份競拍浮空城,而是君主國人還短少,買客不能不是神漢或聖階施法者。你感覺,至高會議能許諾浮空城飛進外國人的自制嗎?”
艾蜜莉絲稱心如意,她既魯魚帝虎君主國人,也訛神巫。
但她很不甘寂寞。
“雷恩,你就辦不到看在雷克斯的份上,為我按例一次?”艾蜜莉絲擺盪著雷恩的膀臂,央求道:“如我落了浮空城,過去遲早要傳給雷克斯,他但是你的犬子。”
之由來很豐,然則雷恩猶豫了下,仍點頭拒。
艾蜜莉絲的目灰濛濛上來。
她卸下手,不禁不由訴苦道:“你真下狠心!”
雷恩冷曰:“我分曉雷克斯是我的男兒,該是他的貨色,我會為他打定好,誰也奪不走。不屬於他的小崽子,你再怎麼樣為他爭奪也廢。”
“好吧……”
艾蜜莉絲不行失意,從不無理取鬧。
實質上她很大白,浮空城這一來第一的小崽子,光憑和和氣氣幾句話是未能的。別實屬一下兒,很多人矚望丟掉家室、朋友和摯友,支出一共的能秉來的高價,甚至於一百身量子,只為換來一座浮空城。
她偏偏覺太惋惜了!
一座浮空城的代價上億金盾,雷恩的裴劉鄉浮空城有有敗壞,不行能販賣如斯高的標價,相信會打折。不然以來,別聖魂巫師何苦要買,他倆有然多錢,我方再建造一座浮空城就行了。
卓耿堡家屬的龍裔聚寶盆渾開採沁,加上康加特羅王國的儲備庫,應能湊到六七許許多多金盾。
這筆錢一定夠了,缺還能去借。
一旦能沾浮空城,就算再貴幾斷也犯得上。要透亮,浮空城大過財大氣粗就能買到的,最非同小可的伊奧拉之核只負責在至高議會宮中,拍賣一座浮空城,這是盡數人都膽敢設想的事項。
這麼樣希少的時卻坐錯事王國人而失掉,雷恩也不說項面,艾蜜莉絲事實上是有苦說不出。
雷恩見她意緒銷價,有的於心哀矜,安危道:“你也差全無機會。”
“怎麼著說?”艾蜜莉絲另行燃起志願。
“等你指示信仰巫術神女,康加特羅王國的生靈也大多數變成神女的善男信女,帝國再與王國拉幫結夥,兩頭立約和睦息息相通合同,至高集會理所應當就會准許康加特羅負責一座浮空城了。”雷恩笑著協議。
艾蜜莉絲立不忿,“那康加特羅不就陷落帝國的獨立國了?”
“但是一度名耳。”雷恩聳了聳肩,“康加特羅離帝國這般遠處,絕望為難統帶,你和卓耿堡家族援例是君主國的至尊,好像霍哈汶帝國和圖爾德貿城邦如出一轍,實踐高低禮治。”
“深信我。”
雷恩的臉色很認認真真,“如其你肯沾滿王國,如何標準都交口稱譽談。還是不須向王國繳付稅收,相反君主國要給康加特羅附贈恢巨集恩情。”
“會有這種善事!”艾蜜莉絲略略存疑,“至高會議何等興許可這麼樣的規則?”
“呵呵呵……”雷恩神妙一笑,到點候做主的同意早晚是至高會議了。
艾蜜莉絲見他不像是雞毛蒜皮,也廉潔勤政勘驗始於。
以藩國的應名兒落懂得浮空城的契機,光這一下就非常值了。再者,龍裔家族也會獲帝國的支撐,用事尤其鐵打江山,不畏是最佳的情景,意外龍裔家門陷落王權,還能負浮空城銷燬子嗣,獲取和好如初的時。
極致還有個要點。
艾蜜莉絲輕晃著腦袋瓜,頭頂上的仍舊王冠閃閃煜,稱:“康加特羅君主國沾滿君主國,屆候,哪有亞座浮空城翻天去買?”
“若果康加特羅收穫經管浮空城的容許,你湊夠錢和才子佳人,我幫你建立伊奧拉之核。”雷恩付諸然諾。
“好!”艾蜜莉絲多愉快,“雷恩,這然則你說的!”
“理所當然,守信用。”雷恩敬業愛崗的回道。
“一諾千金!”
艾蜜莉絲原先的絕望一掃而光,心靈想著該胡加快康加特羅人改信法仙姑的快,然後向帝國提議訂立協議。
“雷恩,我先回帝國了。”她情急之下的起身,跟維尤拉暗示往後,慢慢相差了,疾帶著女兒轉送回去金斯蘭。
房室裡只多餘雷恩和維尤拉兩人。
坐在左右轉椅上聽完兩人交口的維尤拉,心曲正稍為豔羨。
她也想要浮空城!
雷恩猜到她的遊興,笑道:“你也想要?”
維尤拉逼近復壯,見機行事的眼睛橫了他一眼,嬌聲道:“費口舌,誰不想要浮空城?別忘了我亦然巫。”
雷恩笑而不語。
夙昔他感萬靈師公良強,稱作大末日精職業,越爾後越痛下決心,一人等於縱隊。
而當我達到更高的界限,這才出現微誇大了,萬靈神巫算更像是呼喚師,魔魂數很難補救質量上的千差萬別。
銀星千歲爺即若首屈一指的事例。
她行唯的聖魂萬靈師公,虐菜很矢志,迎同階敵手也不差,而趕上比她階位高的仇敵,差一點別還擊之力。
這實際上是原原本本御魂學派的老毛病。
御魂教派的巫師錯處毫釐不爽的施法者,三個支行都不得了賴以生存魔魂人品,很難越階挑戰。變相神漢的表示人選薩布拉館長,他的勢力益在至高集會中墊底,比銀星千歲爺還弱。
最為,雷恩也不敢說御魂學派都是渣渣。
同為御魂政派的萬圖斯瑞*霍懷棋手就強得失誤,此糟老人在至高議會東非常隆重,偉力卻不小三巨頭。
維尤拉不知雷恩肺腑所想,遐商議:“我不像艾蜜莉絲一是女王,她秉國著一番王國,具有三千多萬子民和充沛的礦場波源,再有宗貽上來的遺產,我連五百萬金盾的保證金都拿不進去。”
“我哪樣唯唯諾諾美善天地會很富國。”雷恩笑道。
假髮婦人的教徒大多都不缺錢,還要期限向研究會給一筆錢。
富貴有閒的姿色會上法門,描、照相、舞蹈、演戲……該署才藝何人差軍費的?言情戀情與秀麗越是燒錢,脂粉、衣服舄,各種家宴沙龍,窮人顯要玩不起。
窮棒子美妙信念長髮小姐,但不賠帳的信徒,對祂的信仰眼看緊缺肝膽相照。
“那是選委會的錢,我也好敢挪用。”
維尤拉的鳴響壓低了少許,“還要我走馬上任後才辯明,伊萊莎老伴現已把推委會的錢花得全,一對被她清廉了,片段用來饗奢侈浪費。她挨近諾斯瑞爾的時節,還捲走了賬上最先一筆現金,留上百萬金盾的僑務尾欠,我個私出錢填了左半。”
半隨機應變夠勁兒遠水解不了近渴,不禁向雷恩訴冤。
她艱辛規劃相機和盒式帶櫃,這些年竟攢了一部分錢,沒悟出當上教宗而是倒貼進去。
別說是浮空城,連神漢塔都只能在夢裡想一想了。
雷恩是元次解本條處境,“你哪邊不早曉我?”
維尤拉神默默不語。
她有融洽的尊榮,可以能趕上呦艱苦都向雷恩告,容許對雷恩以來這偏偏順風吹火,但她不想讓雷恩看低協調。
雷恩一眼就看懂了,暗歎一聲,維尤拉竟太不服了。
但也幸她這種俯仰由人的心性,才讓和好愛的更深。最最,既業已領悟了她的難,必要幫一把。哪些幫也有器重,不行過度著意,要委婉少許讓她輕而易舉給與。
“維尤拉,你大慶快到了吧。”雷恩應聲兼具想法。
“下個月,如何了?”
雷恩隱祕笑道:“我給你擬了一件禮。唯有,這件物品要你自身去開啟,連我也不明晰次是哪門子畜生。”
“好,人事在哪?”維尤拉等著雷恩持來。
“我把它處身一度單我了了的地域。”雷恩站了風起雲湧,向絕代絕世的半精怪伸出手,“跟我來。”
維尤拉被他這神神祕祕的大勢弄得勾起了好勝心,眼裡滿是冀。
她無論雷恩牽出手走出書房。
下樓行經堡客堂的早晚,風妖魔管家瞥見這一幕,文質彬彬的存候:“爺,教宗冕下。”
雷恩稍作暫息,吩咐道:“法比安,你替我到摩都教育社跑一趟,刊出分則訊息。”
“是,父。”法比安傾聽。
“三黎明的午,格拉摩根城建將興辦一場碰頭會,以暗拍的辦法售臺路溝鄉浮空城,是帝國神漢或聖階施法者,都有資歷涉企,交五百萬金盾保險金就能得到一張門票,甩賣終止後退還。”雷恩很疏忽的發話,“要我不在塢就由你報了名行者譜,代用保險金,巔峰兵丁會保護你的太平。”
法比安如遭雷擊,被以此諜報嚇到了。
“你忘掉了嗎?”雷恩問。
風機敏心情梆硬的點了拍板,腦子裡一派空手,湊和的回道:“記、念茲在茲了,父母……”
雷恩不復管他,拉著維尤拉踹了傳接陣。
法比安站在哪裡愣了一勞永逸,當他回神到來,頓時以最快的進度飛跑進城堡,衝向摩都南通社的總部。
半個時後,君主國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