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第兩千五百三十一章 怒髮衝冠讀書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啪啪啪!”
随着叶凡一声令下,灵堂大屏幕上再度响起了一个画面。
画面上,实时连接了一个视频,正是躺在一间豪华病房救治的鳄鱼。
鳄鱼对着众人绽放一个笑容:
“我可以作证,张有有给我的两个亿是灭唐若雪的口。”
“我也敢百分百保证,陈厉婉就是张有有他们炸死的。”
“张有有和陈厉婉他们一起出现在地下室,最后张有有和金夫人没事,陈厉婉却在地下室炸死。”
“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是张有有所为。”
“如果还不够的话,我这里还有在地下室和车子安装炸雷视频……”
鳄鱼对张有有一笑:“战夫人,我是有职业操守的,本来不想出卖你,无奈你想杀我,我只能捅你出来了。”
张有有尖叫一声:“血口喷人,血口喷人!”
铁木清总督脸色一寒:“鳄鱼先生,你是被叶凡他们威胁了?”
没等鳄鱼出声回应,叶凡手指再度一挥,又一个录音响了起来。
这一次是唐若雪和张有有的对话了。
“姐姐,你替我冻结铁木清总督的资金,这样他就会找我来帮忙。”
“他来求我帮忙了,我就可以让他过来婚礼做主婚人,让我的婚礼风光无比。”
“而且可以让铁木清欠我一个人情。”
“有了这个人情,我不仅能让灭阳再上位一步,还能让铁木清支持我做女主人。”
“你不知道,陈厉婉那个贱人,整天踩着我的头欺负我,我一直想要找机会弄死她。”
“等我做了女主人,我就拿着两百亿和战家资源,全力扶持战灭阳去冲击总督位置。”
“你告诉你,我前些日子,替铁木清总督拦截刘东旗调查组,袭击西境将士。”
“我把这两件事情录了音录了视频,还留下足够多的证据。”
“等找到合适的机会,我就把这些东西捅出去,让铁木清身败名裂。”
御灵真仙 不问苍生问鬼神
“那样一来,他总督位置就会让出来了。”
“总督位置这样一块肥肉,天下商会是绝不会让别人坐上去的,一定会想法让自己人尽快填补。”
“战灭阳到时就是最好的人选!”
“如果我再拿着人情让落魄的铁木清总督帮忙推荐,战灭阳百分百能做天南行省的总督。”
“到时我就是总督夫人了,等我借他力量根深蒂固了,我连战灭阳也一起弄死。”
“这王八蛋爱我娶我就是冲着我两百亿来的,他以为我不知道他的新能源集团已经亏成狗?”
“想要对我人财两得,我就反噬他整个战家。”
“姐姐,如果你直接冻结铁木清资金不方便的话,我就让人用死去的战惊风账号转黑钱到他帐户……”
“这样你就能名正言顺冻结了。”
“还有,解冻的时候,我会找你,但姐姐千万不要太快答应,那会显得事情太容易,总督对我不重视。”
“你一定要多拒绝几次再解冻……”
电话录音再度惊雷一样不断炸开,炸得每个人都头皮发麻。倒吸一口凉气。
铁木清和战灭阳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
陈惜墨也口干舌燥紧握怀中短枪。
张有有先是一愣,随后尖叫一声:
“不,不,这是污蔑,这是泼脏水,我从来没那样说过。”
张有有慌乱解释:“灭阳、总督大人,我没有那样说过,这是诬陷,这是合成……”
“是吗?这个战惊风帐户转黑钱给铁木清总督怎么解释?”
叶凡大笑一声:“不是你转的,难道是战灭阳自己转的?”
他又一挥手。
屏幕再度出现一张铁木清在帝豪银行的资金往来明细表。
上面还有帝豪对转入黑钱的帐户追查。
战惊风的账号出现在上面。
铁木清彻底暴怒吼道:“张有有,你这蛇蝎女人,你敢害我?”
张有有忙喊叫一声:“总督大人,我没有转黑钱害你啊……”
铁木清闻言怒笑一声:
“人证物证俱在,你还要狡辩?”
“枉费我对你另眼相看,还站出来替你说话,没想到你从头到尾算计我。”
“还想拿着刘东旗他们的东西让我身败名裂,谁给你的胆子谁给你的底气?”
“算计我铁木清,你够资格吗?”
他怒意不加掩饰流露,生出一股巨大的威压,让张有有噔噔噔后退了几步。
他清楚刘东旗那些事情的杀伤力,也就对张有有捏这个把柄很生气。
张有有忙梨花带雨解释:“总督大人,我没算计你,这录音真是合成……”
叶凡喝出一声:“你敢说你没有人让唐若雪冻结铁木清总督帐户?”
“我让唐若雪冻结总督帐户只是想要他过来主婚。”
张有有尖叫一声:“我没有想要……”
话到一半,她就停住了。
全场也安静了下来。
这是承认让唐若雪冻结总督帐户了?
“贱人,白眼狼,你连总督大人都敢算计!”
战灭阳冲过来一脚踹飞张有有怒吼:“我妈肯定是你杀死的!肯定是你杀死的!”
叶凡又捅了陈惜墨一刀:“金夫人在场,金夫人估计也杀你妈了。”
战灭阳和战家子侄下意识怒望陈惜墨。
陈惜墨吓一跳忙本能撇清关系:“是张有有炸的,跟我没半点关系……”
全场再度一片哗然。
铁木清和战灭阳他们全都愤怒盯向爬起来的张有有。
张有有对着叶凡怒吼一声:“叶凡王八蛋,你阴我,你阴我!”
最后一个录音实打实的合成,只是前面太多引导,还有不少真东西掺杂,顿时让张有有百口难辩。
“这怎么算阴你呢?”
叶凡淡淡一笑:“我只是让真相水落石出。”
接着他扯着公孙倩退后几步怒吼:
“战氏儿郎听着,张有有算计总督,残害战太,最大恶极!”
“给我就地拿下!”
叶凡霸气十足:“胆敢反抗,格杀勿论!”
战氏子侄下意识掏出武器。
“叶凡,你害我,我弄死你!”
张有有尖叫一声:“给我杀了叶凡!”
一声令下,念经的和尚和仪仗队他们双手一翻,闪出微冲对着叶凡他们扫射起来。
叶凡早就已经有所准备。
在张有有的手下射击的时候,他就抱着公孙倩窜入铁木清卫队的后面。
哒哒哒,一阵密集弹头如雨水一样倾泻。
十几个铁木清卫队躲闪不及,身上砰砰砰作响,接着惨叫着跌飞了出去。
虽然他们身上穿着防弹衣,但近距离扫射还是喷出鲜血。
叶凡吼叫一声:“张有有,你敢袭击总督,给我拿下!”
铁木清也连连吼叫:“拿下,拿下他们!”
铁木清卫队本能分成两批,一批护着铁木清离开,一批掏出武器反击杀手。
铁木清来到门口还对两百名私兵一声令下:
“给我围起来,没有打完之前,一个人都不准离开!”
他作出了决定:“今天张有有他们必须死!”
一众私兵齐齐回应:“明白!”
随后两百名荷枪实弹的私兵散了出去,端着武器把灵堂包围了水泄不通。
全场瞬间变得混乱不堪。
战灭阳见状本能抱住遗像和香炉,还护着棺木对张有有怒吼不已:
“张有有,葬礼上你藏着杀手,藏着武器,你真要杀我啊?”
“砰——”
躲在桌底的叶凡抬手一枪,打爆了战灭阳护着的棺木。
“啊啊啊——”
战灭阳见状怒发冲冠,连连嘶吼:
“张有有,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此刻的战灭阳突然散去了昔日的儒雅和从容,像是狼人在月圆一样变得疯狂和嗜血。
他一甩手中的画像和香炉,宛如一阵旋风扑向了张有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