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回到2002當醫生笔趣-769 佔便宜熱推

回到2002當醫生
小說推薦回到2002當醫生回到2002当医生
逼疯,这个形容词在后世很难被人接受。
可无论是韩处长还是张友、姜主任都毫不费力的理解。
一连几十个小时的火车,别说躺着,就算是一个座位都难求。最常见的是站十几、几十个小时一路到目的地。
中间不敢吃饭,喝水也只能一小口一小口的抿,让口腔保持湿润就行。喝多了要上卫生间,火车上可没那么好的条件。
现在好了很多,不过一想到当年那种情况,几人都很感慨。
“我上学的时候遇到一个外地去大城市务工的民工,站了30多个小时,下肢静脉回流受阻,腿肿的发亮。下了火车就被送去医院,刚好是我老师收的。”张友开始八卦。
“后来呢?做减压手术了?腿呢,最后保住了没。”姜主任问道。
“保住了,不过那小伙子看着真可怜啊。”张友呲着大板牙笑了笑,“那时候交通特别不好。
据说现在好多了,航班多了,火车也多了,最起码卧铺不那么难买。找黄牛的话加个五十、一百的能买到卧铺票。
虽然路上很无聊,但一想到之前噩梦一般的站票,我立马觉得世界美好起来。”
“不说这个。”韩处打断了不知道怎么拐走的话题。
“周从文周教授要参加今年的外科手术大赛,我问了一下,他没说的太仔细,不过可以确定手术术式是搭桥。”
“搭桥?”张友皱眉,“心脏不停跳的搭桥手术么?好像小周能不用八爪鱼就做血管吻合。这种在我看来不可思议,但估计在全世界范围内不算什么。咱们……我属于井底之蛙,全世界范围内的手术比赛,不停跳搭桥应该是最基础的。”
“张主任,要是有机会的话你准备上么?”韩处问道。
张友被韩处长的话吓了一跳。
世界手术大赛,光是这个名头就让张友敬畏到了骨子里面。
自己也能参加?那不是丢人现眼么。
可转瞬之间张友忽然明白了韩处的意思——自己作为周从文的助手参赛,而不是自己单独参赛。
类似的比赛都是推荐制的,自己根本找不到人推荐。
“我……行么?”张友开始心虚起来。
别说上手术,光是一想到自己作为助手去参加世界大赛,张友的手心里就满满的汗水,紧张的一逼。
“有什么不行的,我看周从文挺好说话。”
韩处淡淡说道。
姜主任无奈的苦笑。
要是在今天之前,他肯定认可韩处的话。但今天发生了什么,自己可是亲眼目睹的。
肝移植的二进宫手术,周从文暴躁的像是一名下山猛虎,肝胆的赵主任在手术台上又被敲打、又被臭骂。
虽然周从文事前、事后都道了歉,大家也都理解。可说他脾气好,姜主任却绝对不信。
“带着患者去国外做手术,术后怎么办?而且这有些太不严肃了吧。”张友讪讪的说道。
“想什么呢。”韩处长听周从说过,又提前打听明白一些参赛的规则,不屑说道,“是在咱们医院做手术,录制手术视频,然后选一个水平比较高的发送给组委会进行评选。”
“啊?!”张友没想到比赛的规则是看手术录像。
要是这样的话……张友的心思有些活动。
这么做的话的确有很多好处,最主要的是避免巨大的心理压力下导致的手术走形。
按照常规来做手术,然后挑选一份好的手术录像送去参加评选,这又有什么难度呢?
梅奥小子怎么样?回国做了一台手术,结果还做呲了。张友偶尔回想起来,觉得楚云天好可怜,他能感受到楚云天当时在直播镜头下的尴尬与紧张。
但要是邮递光盘,似乎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再说,自己只是一名助手。
张友第一次想要让出那个术者的位置,把它让给周从文。
不过……
张友瞥了一眼坐在自己对面的姜主任,他知道韩处长的意思并没有那么简单。
韩处长见张友动了心,便转过头问道,“姜主任,有件事我想不懂,要咨询你一下。”
“韩处,有什么问题直接问,你总是这么客气我可受不了。”姜主任笑呵呵的说道。
小说
“周从文提了一句要在杂交手术室做,我估计冠脉搭桥手术可能不会采用常规术式,而是外科手术+介入手术的模式。你那面两面都做,有没有什么想法?”
“韩处长,说实话我想不到周从文周教授心里的真实想法。”姜主任坦言道,“周教授的手术水准太高,不管是外科手术还是介入手术,我都比不上。”
“简单想想。”韩处长道,“我看今天周教授做完手术后的表情有些奇怪,也没敢多问。
按说肝移植术后二进宫的成功补救是很牛逼的事儿,做完后……就算不吹的天花乱坠,也不至于像周教授那样。”
张友怔怔的听着,他心里一片茫然。周从文又去做肝移植术后的二进宫手术了么?他怎么什么都会!
“我看周教授的表情,还以为手术失败了。”
“是啊,当时我也是那么想的。”姜主任道。
“所以我没干细问,先问一下你,然后我看看能帮上什么忙。帮忙,就是个说法,其实是靠着黄老、靠着周教授这两座大山沾光,占点便宜。”
姜主任的心思灵动,他听韩处长这么说便笑了。
韩处长到了红线时间,虽然他背景深厚、为人老辣,但面对竞争副院长的对手实力也很强劲。
做出点什么事儿,也好背后的人为他说话。
而周从文在这时候送上来了世界手术大赛,韩处长要是不动心才怪。
“占点便宜也是理所应当,毕竟周教授现在依托咱们医大二院的平台么。又不是抢他的术者位置,也不抢名头,而且周教授也说可以挂咱们的名字。”
“既然是这样的话,太客气了反而见外。但我现在根本不知道周教授要做什么,想帮忙都帮不上。”
“我想想。”姜主任沉吟。
“对了,我想起一件事!”张友忽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