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大叛賊 線上看-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西或北展示

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大叛贼
建设兵团的人选朱怡成有过考虑,也仔细琢磨过。
建设兵团和普通军队不一样,这是一个半军事化的机构,其主官不仅要懂如何带兵打仗,更要懂得如何治理地方。
再加上西域那边的特殊情况,这个主官其权利极大,相比之前的总督一职也不遑多让。
如果说大明,包括前明在内有那个地方职务能够同这个建设兵团主官相比的,那么或许“督师”一职相差不多。由此可见,这个职务人选的重要性,而放眼现在的大明,能够担任这个职务的重臣并不算多。
董大山、王东这两人是极好的人选,他们都是军人出身,又担任过军机大臣,对于地方政务也较为熟悉。可惜的是现在董大山在吕宋,而王东又在新明,自然是不可能去西域掌管建设兵团。
除了他们二人外,其余几个出名的将领各有军中要职,朱怡成也不可能让他们从现役转为预备役去负责建设兵团。军机处的重臣倒是足够有资历也有能力坐镇西域,负责建设兵团事务,可把一个军机大臣放到这个职位实在是不合适,虽然西域建设兵团极其重要,但朱怡成必须要考虑臣子的想法,让军机大臣去西域等同于发配,何况从朝政大局来说这么做也是极大的浪费。
最终,朱怡成把目光投向了一个人,这人姓唐单名一个全字,唐全此人在朝中并不出名,平日里极为低调,但他却是朱怡成在桐庐时的老人,当年朱怡成桐庐遇险,唐全就是朱怡成的护卫之一,田文勇为守护朱怡成战死,唐全此战身负十一创侥幸得生,之后伤虽好却落下了残疾,再也无法上阵厮杀了。
朱怡成念其忠勇,对于唐全多有照顾,之后给他安排了一个后勤方面的差事。后来随着朱怡成占据宁波后逐渐坐大,唐全虽无法继续在战场立功,但在后勤工作上却是战战业业,做的一丝不苟。
龍虎鬥
一转眼就十多年过去了,唐全如今已是右军都督府的都督同知,换句话来说唐全现在的职位相当于后世的总后勤部副部长。
军衔虽然不高,仅仅只是一个少将,可当年授爵唐全却是得了一个二等伯的爵位,这对于他这个级别的将领来说是极为罕见的。
西域建设兵团主官人选重要,不仅要懂军更要懂民,而且还需有极强的统筹谋划能力,更重要的是这个人选朱怡成必须用的放心。
思来想去,朱怡成就想起了唐全,从各方面来看唐全除了身有残疾之外其余都很合适,况且西域建设兵团虽然有一定的军事需求,可更多的却是在民政和统筹方面,在这点上搞了十几年后勤工作的唐全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卿觉得唐全如何?”朱怡成询问道。
“唐全?”蒋瑾略微诧异,他当然认识唐全,却没想到朱怡成居然看上了此人。不过仔细一想唐全的出身和经历还有他的工作能力,蒋瑾不得不承认朱怡成挑人的眼光让人无话可说。
“皇爷高瞻远目,识人之明,臣望尘莫及!”蒋瑾先拍了一记马匹,随后道:“唐都督倒是合适人选,不过皇爷,唐都督的身子……。”
朱怡成微微点头,唐全的身体不好他是知道的,不过唐全的确是一个最合适不过的人选。
“朕招唐全问问,如他自己觉得没问题,这个人选就是他了。”朱怡成如此说道。
蒋瑾连忙称是,接着又提起了关于同满清谈判的事来。
自去年到现在,大明和满清的谈判已经拖了不少日子了,可谈到现在都没一个结果,现在满清那边,也就是淳亲王有些按捺不住,恐怕继续再拖延下去有些适得其反。
对于这件事,说句实话朱怡成现在也有些纠结如何处置。在他心里是想把满清彻底以武力解决掉的,可实际情况却又不是大明能够短时间能做到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朱怡成才故意指示军机处拖着此事,另外他想看看准葛尔的策妄阿拉布坦那边的动静,如果策妄阿拉布坦在同满清战争中获胜的话,那么大明就算有再大的折损,这一锅夹生饭硬着头皮也要吃下去。可现在根据传回来的消息显示,志大才疏的策妄阿拉布坦来势汹汹,却在清军面前碰了个灰头土脸。
满清以隆科多为主将,苏肯等人为副将,两路用兵迎战策妄阿拉布坦。
隆科多不愧是满清名将,他居然以身为饵,变主力为偏师,用自己来吸引住策妄阿拉布坦的注意力,反而让副将苏肯等人带着真正的主力由西向南快速穿插,趁策妄阿拉布坦猛攻自己的时候果断切断其后路,在大战打得最激烈的当口突然而出,一举就击溃了策妄阿拉布坦的后军。
后军大败,策妄阿拉布坦中军瞬间动摇,隆科多趁势全线反攻。
这一战,如果不是部下拼命,策妄阿拉布坦说不定直接就在战场上交代了。
战后,策妄阿拉布坦部损兵折将,狼狈后撤百里,隆科多趁势追击,意图直接彻底击溃其部攻入藏地,如果不是大明得知消息后由四川方面暗中接济了下策妄阿拉布坦,恐怕策妄阿拉布坦非但兵败如山倒,甚至可能连自己的老巢也保不住了。
魂武双修
策妄阿拉布坦的战败让大明这边大失所望,朱怡成无奈之下只能暂时让军机处继续和满清谈判。不过朱怡成也做好了支持策妄阿拉布坦继续和满清作战的准备,此战失败策妄阿拉布坦同满清的仇恨已无法化解,两者直接之后的战争肯定还会继续爆发,大明现在还没有一口气彻底吞并西域的能力,用这种方式也是权宜之计。
对此,朱怡成对蒋瑾交代了下对满清的谈判需求,这些蒋瑾心知肚明,两人再偏殿商议了许久,直到一个多时辰后蒋瑾这才离去。
蒋瑾走后,朱怡成并未继续处理公务,他背手走到一旁,那边有一个略大的沙盘。
再見了 敵托邦
这个沙盘早在南京的时候就有了,到了京师时直接搬了过来。相比最初的沙盘而言,现在这个沙盘无论是规模大小还是其地形准确度都是当年不能相比的,朱怡成的目光在沙盘上渐渐掠过,停留在了西域方向,皱着眉头看了许久后,又把目光渐渐东移,最终停留在了蒙古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