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上門狂婿 起點-第兩千六百九十一章 佔有慾鑒賞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肖舜的想法才没有结束,里面有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声:“啊!”
坐在椅子上的人也绷不住了,自己变换一个姿势,脑袋也低了下来,脏兮兮的头发将他烘托着狼狈不堪。
“啊!”
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痛呼声,随着痛呼声传来的还有肖思瞬不受控制的元力。
如果肖舜在房间就会看到这样的场景,肖思瞬盘坐在床上,脸被涨得通红,脸上更是带着一副痛苦万分的神色,身上的衣服也是被撕扯的不成样子。
不一会儿,肖思瞬脸上的红一下子就被青紫所取代了,整张脸紧紧的皱在一起,牙齿止不住的颤抖,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甚至可以在他外露的皮肤上看到鸡皮疙瘩。
因为肖思瞬现在整个人的身体一会儿像在炼丹炉中,燥热难当;一时又仿佛置身冰窖,下一秒就会冻成冰雕,他被冷热交加折磨的痛苦万分,才会发出这样痛苦的叫声。
在客栈里的另外两人被他这样凄厉的叫声吓得不轻。
随着肖思瞬最后一声吼叫的发出,整个客栈的二楼也随即发出络绎不绝的爆炸声。
这是因为客房里面的瓷器承受不住肖思瞬体内不断外溢的元力,不断从自己的内部开始破碎,随即又掉落在地上了。
肖思瞬房间的门窗,桌椅,甚至在肖思瞬身下的床都没有幸免,被元力炸的四分五裂,不成样子。
要不是因为肖舜两人躲闪及时,恐怕两人都回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
肖舜这时已经在楼下了,看着被肖思瞬弄得凌乱不堪的二楼,转头看着那人,“他这次晋级怎么会产生这样强大的破坏能力呢?”
那人没有回答肖舜的话,也一脸若有所思的看着二楼。
或许是因为元力外溢了一部分,肖思瞬脸上的痛苦有所缓解,整个人的状态也缓和了下来,不一会儿他就可以控制住体内原本还有些躁动的元力了。
有经过半个多时辰的引到,肖思瞬终于可以明确的感受到自己的元力确实比以前充盈了。
随着最后一丝元力归入到肖思瞬的气海,他原本停滞的修为也开始不停的暴涨起来,由原本的地仙六重变为了地仙七重,但是还没有停。
地仙八重!
地仙九重!
看着这个样子,肖舜的眉头也紧紧的皱在一起,一下子跨度这样大,肖思瞬体内的元力一定都是虚浮的,这对他以后得晋级会造成极大影响的。
这样想着,楼下的威压也慢慢减弱了下来,肖思瞬暴涨的修为也被他自己压制下来了,最后停在了地仙八重中阶的位置。
看到肖思瞬经受住了诱惑,肖舜也深深的松了一口气,他身边人的眼里也闪过一丝赞赏。
尽管现在肖思瞬的修为已经稳定在了地仙八重中阶的位置,但是肖思瞬还是没有立刻停下来,而是选择了再次调息,将自己体内的元力又运转了一个周天。
这时候,肖舜身边的那个人又悄悄的离开了,与他一起消失的还有笼罩在客栈上方的保护结界。
月下銷魂 小說
等他彻底睁开眼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黑了。
虽然用的时间久了一点,但是对于这个结果肖舜还是挺满意的。
在木家的那个男人也感受到了肖思瞬的威压,因为肖思瞬才刚刚进阶,还不能很熟练的掌握自己体内突然增长起来的元气。
所以只要是在雍城的修士,都可以很明切的知道肖思瞬的修为,但是因为肖思瞬没有露面,大家也只知道雍城又多了一位地仙八重的强者,但是不知道究竟是谁。
男人眯了眯眼睛,感受到与自己只差了一阶的修为,脸上闪过一丝危险,自己就是吃了强者的亏,自己既然来到了这里,那么久不回允许威胁的存在。
看来自己也该回去了!
如果店小二在这里的话就会知道,这就是来客栈挑衅的男人。
看着身前的人走神,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轻声询问道:“杜公子,你这是怎么了?”
我可以兌換悟性 嶽麓山山主
姓杜的男人回神,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惊讶,在雍城居然还可以感受到地仙八阶强者的气息!”
听到杜公子这样说,坐在轮椅上那人的表情僵了一下,随即附和道:“是呀,真是难得呢!”
站在轮椅边上的侍者听到男人这样说,不着痕迹的蹙起眉头,瞪了杜公子一眼,这姓杜的真是不安好心,先是对着公子死缠烂打非要买木家的祖宅,现在又直戳人的伤疤,这是用心歹毒!
这样想着,侍者就离开了!
看着侍者离开,杜公子假借着端茶的姿势,轻斥了一声,切,这里早晚会落到我的手中!
你这样的残废不配拥有这样的豪宅!
这样想着杜公子眼里闪过一丝杀意。
“木兄,这几日多谢你的款待,既然这是你的祖宅,不也不想脱手,那么我在这里耗着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今日就向你请辞吧!”
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看了杜公子一眼,也没有挽留的意思,“既如此,那么我也不好挽留,我就祝愿杜公子一路平安!”
听到男人这样说,杜公子径直离开了。
看着杜公子离开的背影,轮椅上的男人皱了皱眉,嘴角也紧紧的珉在一起,这人不知道什么来头,观他的行事作风应该不是那种轻易就放手的性格,只怕木家是惹上大麻烦了!
原本在男人身边的侍者此时已经站到了木婉儿的面前,跪在地上,将木家有人闯入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
原来那个闯到木家的男人姓杜,名海宁,自称是因为被被人追赶,慌不择路才进入到木家来的。
进入木家之后,杜海宁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木家的大少爷,木舒卿。
木舒卿因为坐在轮椅上,虽然常年不出门,但是看到杜海宁的穿着气度,也猜到了来人定然非富即贵,所以就对他带着三分善意。
在简短的寒暄之后,杜海宁就选着了直入主题,“木兄,你这院子挺不错的呀,我现在想在雍城定居,暂时落脚在一个小院子里面,不如你割爱卖给我吧,在价格方面,一切都好商量的!”
听到杜海宁这样说,木舒卿先是吃了一惊,因为他没想到杜海宁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但听着杜海宁的语气,木舒卿也越发肯定这人家事显赫了。
他淡笑着摇了摇头,“杜兄,这里是我木家祖宅,很高兴你很喜欢这里,但实在很抱歉,这里我不能卖给你!”
杜海宁听到木舒卿这样说,脸上的神色瞬间就不太好看起来,还是很快就调整了过来。
脸上带着些不情愿,继续说道:“那么我就出钱,你在雍城另外选一个地方,我给你修一个一模一样的,但是买这个宅子的钱我分文不差,这么样?”
木舒卿也没想到他会这样说,随即话题一转,对着杜海宁说道:“杜兄,既然你喜欢这里,那么就暂时在我这里住下,想必是你一时新鲜,住几天就腻味了呢!”
听到他这样说,杜海宁思索了片刻之后,觉得他言之有理,万一这次也如上次那般,只是自己一时兴起,那不是得不偿失的事情嘛,随即就点头答应下来!
谁知道,在这里已经待了两三日了,自己丝毫没有感到腻味的意思,反倒是愈发喜欢了,随即就在此向木舒卿表达了自己的意愿,但是都被拒绝了。
越是得不到的东西,我就是偏要的到!
在木家门口的杜海宁看着木家,眼神里充满了占有欲,停留了一刻之后,也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