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四重分裂笔趣-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黑梵的劣勢看書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四重分裂
沙盘中央的某个地区,一组闪烁着蓝色荧光的三角形标志正在缓慢向东移动着。
如果是脑补能力丰富的人,大概或许能够将这组简单的几何图形自动转化为一直静默无声的战术小队,里面有两个中队编制的游骑兵、一堆游曳在队伍外沿的斥候、基数略小的十余名施法者。
他们无疑是一支精锐,如果我们将地图放大数倍,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每个单位旁边都有两到三颗闪烁着淡金色光芒的五角星,那是非常直观的精锐部队标志。
在这种公平的推演对抗中,每个大规模集团军都有一定比例的精锐单位,比起同等兵种,他们的战斗力要更加强大,反馈命令的速度也会更快,而且能够执行很多繁复细致的指令。
除了主系统直接配给的精锐部队之外,比如每个集团军排名前三的作战军团,每个作战军团中排名前三的大队,每个小队的小队长单位之外,满足‘历战’条件的普通部队也可以晋阶为精锐,但要求非常极端。
比如一支普通的骑兵中队,在经历了数场阵亡率颇高的鏖战之后,其中的幸存者就有一定概率完成晋阶,具体规则是隐藏起来的,但这对墨檀来说并不成问题。
就在他重新上线,距离比赛开始只有很短一段时间的当口,菲雅莉阴搓搓地把自己拉到了一边,悄悄塞给他一叠资料。
“我跟熟悉的生意伙伴要到了【百战六型】的具体参数,昨晚抽空给你提炼了一下,把其中比较有用的内容都总结出来了,能记多少就记多少吧。”
当时财富圣女笑盈盈地拍了拍墨檀的肩膀,如是说道:“不要觉得自己占便宜了,别人我不清楚,福斯特那家伙肯定是知道这些东西的,咱只是让你跟他站在同一起跑线上而已,懂不?”
墨檀并没有给出回答,只是默默地拿过那叠被菲雅莉提纯过后的资料,飞快地进行筛选、速记。
刨除之前自己看比赛时已经分析出来的种种情报,在过滤掉那些对于具体推演并没有什么用但菲雅莉没看出来的信息,墨檀大概背下了七百字左右的文本。
其中就有一条,是关于士兵晋阶机制的。
很显然,之前还有在担心墨檀会不会抵触这种‘小动作’的菲雅莉着实是想太多了,且不说当前人格下的他绝对不会介意这种好事,就算是处于守序善良的人格下,墨檀也不会拒绝这种‘公平’的提议,毕竟这些情报福斯特是知道的。
至于另外那个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人格,就更不用多说了。
嗯,让我们言归正传。
这支队伍目前所处的具体位置在双方沙盘上分别是‘预设地点19号’以及‘暂拟编号【果酱】’附近的某片丛林,周围有足足六个交战点的高危地带。
很明显,只是一场隐秘行动。
脑补中沉默而高大的骑士们勒紧缰绳,无声地静立在原地,而原本始终穿行在战友附近斥候们则陡然加速,将搜索范围扩大了三倍有余,至于被保护在队伍中央的施法者们,则不约而同地盘膝坐下,在冥想中恢复着体力与魔力。
忽然,从远处传来了一连串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那是红方阵地中的便携式魔导炮,这种可以被工程单位快速布置在阵地中的高级单位无法移动,射程也不算远,但却有着极强的范围打击能力,在阵地战中几乎可以等同于整整五个标准建制的施法者单位,虽然对补给消耗颇大,但只要使用得当,绝对是一种性价比特别高的火力点。
斥候也好、骑士也好、施法者也好,全都无动于衷。。
说文艺点,是因为这些铁与血浇铸的军人只知道忠于命令,并不关心包括自己生死在内的一切事物。
輪迴
说直白点,那就是这些单纯的符号并没有得到任何命令,所以自然不会做出任何反应。
没错,他们只是符号,只是被赋予了一定功能、只会在特定情况做出特定反应的标志,并不是人,他们……或者说是‘它们’……
……
“没有呼吸、没有思考、没有心跳。”
特蕾莎轻声喃喃着,将目光投向【果酱】阵地不远处的那片迷雾中,轻笑道:“它们是绝大多数指挥者心目中最完美的士兵,只可惜,黑梵并不在那个‘绝大多数’中。”
正在旁边奋笔疾书的莲并没有做出反应,一方面是因为她确实没听懂,另一方面则是她现在非常忙,根本无暇他顾。
与对面指挥间中那个承担了绝大多数思考任务的墨檀不同,特蕾莎完全是把自己这位莲前辈当成真正的参谋在使用的,换而言之,就是有限度地将一些并不算重要、难度也不是很高的基础工作交给参谋去做。
是真的难度不高,就算成绩并不算出类拔萃的莲也能轻松驾驭,只要认真就不会犯下任何错误的工作。
从几分钟前开始,特蕾莎所下达的指令就越来越简略了,而莲则需要将这些简略的内容转化为能够被【百战六型】所理解的指令,并在指定范围内进行一些无关痛痒的优化。
按理说这种事应该不会给她造成任何负担,毕竟身为福斯特·沃德的身边人(看错了的去面壁),莲虽然本身并没有很高的军事造诣,但却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文秘,无论是学生会中的书记工作,亦或是执法队中的日常琐事,她都能在完美地贯彻福斯特所下达的指令。
而这些指令往往都有着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发出指令的人水平越高,体系内其他人所承受的工作压力就越低。
好领导与酒囊饭袋的差距就在这里,前者往往会让自己手下的团队事半功倍,而后者非但只会起到副作用,把事情搞砸后还会让别人背锅。
福斯特·沃德无疑是一位好领导。
而此时此刻正披着前者马甲,坐在沙盘前笑容妖冶的特蕾莎·塔罗沙自然也是一位优秀的指挥官。
所以按理说,莲的工作其实应该非常轻松才对。
那么,为什么是‘按理说’而不是‘事实上’呢?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魔女】殿下其实并不喜欢按套路出牌,或者说是,她当前所面对的对手并不允许她按套路出牌。
按套路出牌会死……
至于怎么死,可以参考李察·莱恩以及斯卡兰公国那位可怜的莫里森先生。
所以特蕾莎就没按套路出牌,用她本人的话说,就是稍微提了下节奏。
九 陽 真 經
然后莲就开始有点吃不消了。
承諾過的傷 小說
这里我们可以继续用‘棋’来举个例子。
比如说,在大多数情况下,无论是推演对抗还是真正的战争,都可以被比方成双方指挥官在围在一张棋盘前下棋。
可能是西洋棋、可能是五子棋、也可能是象棋围棋乃至斗兽棋,反正不是飞行棋。
只不过根据战况、兵力、环境以及指挥官的个人水平,这种棋下的并不是很公平,一个蹩脚的指挥官可能两回合才落一个子,而比较优秀的那种甚至可能做到一回合落两个子。
总而言之,大家都在审时度势地好好玩。
而墨檀和特蕾莎玩得就比较野了……
野到什么程度呢,简单来说就是这俩人并没有局限在‘一个棋盘’内,而是在这张大棋盘的很多格子中开了不少小棋盘。
其有趣之处在于,很多时候只有你能在小棋盘的博弈中获胜,才能够在对应的格子中落子。
这种事其实也不算罕见,毕竟战争本就是比较复杂的玩意儿,比如拉莫洛克之前与莫里森的那场水战,就属于大棋盘中的小棋盘,达成目标就能落下关键子的那种。
但是……墨檀和特蕾莎之间的小棋盘实在是太多了!
看到大屏幕中那大片大片预示着‘死战’的红光了么,那就是他们两人之间的小棋盘了。
整整几十个!
足以逼疯任何一个普通指挥官的几十个!
每一个都要兼顾、每一个都要思考、每一个都要落子、每一个都必须禅精竭虑。
要划分出优先级,要在合适的时机给予最合适的指引,要充分发挥出每一颗棋子的作用,要仔细考虑彼此之间的联系。
两个人同时下几十盘棋,这种事无论从哪种角度上来说都足够丧心病狂。
至少在莲眼里绝对是丧心病狂的。
但对当事人来说,却并不是怎么一回事。
特蕾莎就不用说了,这个年仅十四岁就能在战火联赛中一举夺魁,为自己赢得了【魔女】这个称号的少女虽然没有任何实战经验,但在推演对抗中绝对是妥妥的深不可测,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没尽过全力了。
至于墨檀,按理说仅仅只是一介宅男,过去甚至没有涉猎过相关方面的他没理由那么强,但奈何他在这方面有些不讲道理。
处于另外两个人格时还好,但在身为‘黑梵’的时候,他是真的得天独厚。
只不过……
“他现在有三个劣势。”
特蕾莎并不介意莲前辈无视了自己,只是自顾自地说道:“首先就是我刚才说的,推演中的战力并不是真人,这是阻碍他发挥的第一个重点;其次就是身为实战派的他并未接触过推演,就算能找到窍门,命令的流畅度也会大打折扣;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战术并不系统、缺少沉淀,说好听点是天马行空,说难听点就是跟着感觉走。”
莲轻舒了口气,百忙之中抬头看了特蕾莎一眼,耸肩道:“就第二个听懂了。”
“我的王子大人(莲打了个哆嗦),他对人心的感应非常敏锐,无论是敌人的,还是自己人的。”
特蕾莎竖起食指摇了摇,轻轻从位于自己视线中央的阴影上划过,随即便拿起特制羽毛笔在一张指令卡上书写起来,语气柔和地说道:“而在这场推演中,无论是他麾下的部队,还是我手下的士兵,全都是一个个没有感情的符号,就算他想要揣测也是无从下手,换而言之,原本能够做到很多事的他,此时此刻可以揣测的对象其实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嗯,黑梵牧师的第一个劣势我已经了解了。”
莲微微颔首,好奇道:“那第三个呢?战术不系统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他在军事方面的底蕴其实非常差,除了最浅显易懂的一些阵式和战法之外,几乎跟外行没有区别。”
特蕾莎不紧不慢地写着,不紧不慢地说着:“这种事的好处在于他可以打破常规目光的束缚,跳出很多军事常识去做一些事,坏处则是缺少章法和条理,毕竟能够一直沿袭到现在的战术都经得起考验,而他却不能熟练掌握,所以……我会教他。”
莲的目光一凝,愕然道:“教他?什么时候?!”
“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们一起坐在某家甜点店门口的遮阳伞下,面带微笑地讨论着分析着一个个经典的案例,温习着一个个精妙的战术。”
特蕾莎合上了手中的折扇,耸肩道:“这种事多半是不可能的,所以我的选择是通过这场比赛来教他。”
莲皱了皱眉,随即释然地笑了起来:“你要打一场教导战?”
“教导战?”
特蕾莎眨了眨眼,哑然失笑:“当然不是,如果我真的有这份心思,恐怕用不了半小时就会被他多点开花直接打崩前线,然后无力地看他把雪球滚起来,一步一步击溃我手中的部队,不会有别的可能性。”
莲娴熟地抬起小手弹了下特蕾莎的脸颊,示意她不要卖关子。
“所谓的教他,其实只是说得好听而已。”
特蕾莎莞尔一笑,悠悠地说道:“事实上,我并不需要做任何多余的事情,在跟基本功扎实的我对抗这一过程中,他就能够学到他所需要的一切了。”
“他做得到么?”
“他当然做得到,不然就不会盯上【果酱】这片地方了。”
“【果酱】被盯上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大概是一支小规模精锐吧,以游骑和施法者为主的那种。”
“那我们……”
“炸平吧。”
“诶?”
“连那片林子一起,炸平掉就好了。”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