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白骨大聖》-第626章 只是區區一個百足人餘孽而已推薦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小兄弟,听起来像是九面佛的徒子徒孙亲自出手了……”
“就是不知道他们这么大费周章,所图什么,但肯定跟九面佛有关,说不定背后正谋划着更大的阴谋……”
老道士说到最后,欲言又止的看着正沉默不语的晋安。
这对爷孙俩早已经配合默契,晋安一眼看穿老道士心思:“老道,你我之间就不用说话藏一半留一半,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管是否与九面佛有关,还是有人把魃魈魁魅计量算计到我们头上,今天这事都已经无法善了。”
晋安的声音带着低沉。
他有些怒了。
他看到了那名曾赠送他们金缕玉衣女孩子的尸首,花季年华,凄惨凋零在血泊里。
他对这名黄金家族女孩的印象很不错。
才几天时间。
却香消玉殒在了他眼前。
火山口边缘,黄金家族的边珍正要带人顺着铁链上到修建在熔岩上的平台,她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转头见是晋安走来,晋安比她先说话。
“我去救人。”
只有简单的四个字。
他居高临下站在火山边缘,俯视着下方滚滚浓烟,道袍在风云中猎猎摆动,虽只有四字,没有做出一定会救出人,可只是看着他的背影,就带给人无比宽慰与安全感。
气质笃定。
沉着。
很容易就获得信任。
恰在这时,从火山口里飘出的滚滚浓烟,风向一转,火山云稍微稀薄了点,短暂显露出熔岩平台上的景象又马上重新被火山云覆盖。
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还是瞥见了平台上的大致情形,十座人像,一口巨大木棺,还有血祭大阵。
“这……”在场每个人都被熔岩平台山的血腥场景惊骇到,胃里反胃想吐,随后是怒发冲冠,两眼愤怒赤红,那些都是他们族人或亲人的鲜血!
平台上没有找到央金,黄金家族的边珍担心大喊:“央金你在哪里!”
边珍想奋不顾身冲过去,就在这时火山云已经重新覆盖平台,但在最后一刻,大家都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我们最后看到的那个人是什么!这个世上真有那么多手的人吗!”
“那就是史诗传唱里的千手菩萨吧!要不然解释不通一个人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只手臂!”
“会不会是这里的浓烟太厚,让我们看到了错觉!”
许多人忍不住惊呼出声,满脸惊愕,错愕。
不是他们不相信自己看到的真相,实在是刚才看到的画面太匪夷所思了。
只有黄金家族和神猴后裔并不认为那是错觉,边珍心底涌起寒意与无力的说道:“不!你们没有错觉,那也不是千手菩萨!那个长着十二条手臂的人就是黑石氏自在宗的护法神!他杀了我们许多族人,然后欺骗我们带走了央金的大魔头!那个人非常的强,站在他面前就像是一个人面对巨山的无力感!”
那种无助感。
即便现在想起来依旧绝望。
边珍紧张说道:“我们看到他的时候他也肯定发现了我们,你们快走吧,不要在这里白白丢掉性命!”
她不想牵累到更多人。
“只是区区一个百足人余孽而已。”晋安拔身而起,不等对方找来,他率先踏出。
在看到自在宗护法神的第一眼起,晋安就联想到百足人和附佛外道的佛国。
这倒是让他意外。
想不到还有百足人余孽苟延残喘在外。
更令他想不到的是,九面佛就是来自百足!
还看今朝 小说
百足人?
那又是什么?
黄金家族的人、神猴后裔部族的幸存者、还有天神氏和其他被救的人,并没有退缩,都想跟着晋安一块下去救人,但全被晋安拒绝:“火山口里温度炙烤,空气稀薄,充斥着大量硫磺毒烟,不懂得闭气术的人不管来多少都救不了。”
“老道,你把我的补血大药,分些给那些神猴后裔的人,顺便把我们还剩一些的不死树叶分点给他们,希望这样的补救还来得及。”
老道士闻言立马忙活起来。
神猴后裔的人目露感动,连忙说:“不用,不用,我们自己有不死树叶,长老们战死前把不死树叶留给了我们。”
这个时候,倚云公子和奇伯都站出来,要跟晋安一起下火山里救人,晋安点点头,道了句小心。
然后边珍说什么也要跟上来,她要亲眼看到央金。
晋安见她执着,也就不再拒绝了。
而就在晋安踩着铁锁链下入火山口时,滚滚浓烟里,同样响起铁锁链的晃荡声音,厚云里,正有一道多手的高大身影,缓缓踱步走来。
渐渐的,一名长着十二条胳膊,背挂圣火金轮,戴着佛爷面具的身材高大雄壮男子出现在眼前。
十二手护法神跟晋安一样,都是强势的人,想要主动出击,这一刻,两人在铁锁链上相遇。
“小心!他的十二条手臂可以同时做出十二次进攻!我们很多姐妹都是死在这种没有防备下!”边珍提醒,晋安并没有听懂吐蕃语。
“九面佛徒子徒孙?”
“你修成了第几面?”
道袍猎猎,晋安站在铁锁链上,脚下就是滚热的熔岩,人坠落下去必死无疑,他面色平静直视对手。
佛爷面具的十二手护法神同样目光冰冷,冷静打量着自己眼前这个年轻汉人道士,当听到晋安的话,他瞳孔冷漠:“佛爷安插在武州府的几个棋子,接二连三被人废除,根据情报,罪魁祸首的人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道观,情报上说的就是你?”
这人是用汉语回答的。
晋安依旧平静:“你指的是昌县的二面佛朴智和尚,还是有着三莲佛心的白龙寺禅远和尚?”
“挑衅佛爷的人果然是你,很好,今天是佛爷第十世新身体出世的日子,正好把你血祭给佛爷第十世新身体,看来冥冥中连老天爷都站在我们这边,天助佛爷修炼第十面成功。”十二手护法神气机暴涨,背后圣火金轮光芒大绽,戴着佛爷面具的他,此时就像是日照金身的真佛显圣,璀璨耀眼,带着纯净圣灵气势,让人臣服在他脚下,皈依佛门。
粗重铁链无风剧烈摇晃,附近火山云被吹散,那是十二手护法神身上爆起的汹涌澎湃气机,散发出恐怖慑人气息,站在火山口边缘的天神氏、黄金家族、神猴后裔、其他一些零散势力,都不由自主的倒退几步,脸上出现心悸表情。
待稳定心神后,他们不由担心起晋安安危。
“谁杀谁还不一定呢,不知道你们这些百足人余孽逃出了多少,够不够让我的昆吾刀一次性杀个痛快。”晋安看着十二手护法神,眸子冷冽。
十二手护法神两眼杀机暴涨:“你知道百足人!你去过沙漠,找到过不死神国!”
“就凭你配在我面前嚣张,你算个什么东西!”
佛爷面具下传出冰冷语气,似乎晋安提到百足人三个字,让他动了前所未有的杀心,他带着惊人杀意,强势杀了过来。
他背后的金轮发出灼热光芒,刺目得让人睁不开眼,爆发出炽热高温,炙烤得让火山口温度再次提升一截,他就像从太阳中走出的佛陀菩萨,带着大日如来的浩荡气息,让人无法直视他的金光身影。
这一招,在以往无往不利,对手无法直视他,还未战实力就先打折二三成。
与此同时,他十二条手臂拿出十二兵器,有一半是人骨打磨成的嘎巴拉法器,骨笛、骨钟、骨杵、骨铲、骨碗、漆黑颅骨,还有一半则是削铁如泥的刀剑神兵和佛珠佛莲等。
晋安无惧,拔出昆吾刀,大踏步迎了上去,就在两人即将发生正面碰撞时,晋安左手一抬,打出一道落宝神光,直接打落十二手护法神的背后金轮,眼前刺目强光消失,重新能看得见。
而那金轮坠落进熔岩后没多久就被熔没了。
面对这突变,十二手护法神显然有些措手不及,佛爷面具下的他眉头一皱,用手里的刀剑格挡晋安来势凶猛的一刀。
轰!
兵刃撞击,这个地方如同发生霹雳大爆炸,爆发起刺目绚光,空气打出赤色震荡波。
这是昆吾刀上的神秘道韵震动,炸得脚下熔岩剧烈翻滚,如沉睡火龙被惊醒,冒起滚滚热浪。
火山口边缘的众人看着被震起火浪的滚热熔岩,心头震撼,光是战斗余波就有这么大的威力,连地心之火都能被搅动,这得是多么惊人的破坏力,如果他们正面硬接这一刀,岂不是当场要被震碎成无数尸块?
咔嚓!
蓬!
十二手护法神手里兵刃全部震碎,虎口开裂,有鲜血流出,刚才硬接一刀,他体内的骨骼、肌肉、脏腑齐齐疼痛,内腑受到了些震伤。
但还不等他反应过来,趁着他错愕心神不稳之际,晋安紧杀而至,直接动用精神武功定神劫,想要定住十二手护法神的神魂,然后手起刀落斩下对方脑袋。
就在这时,十二手护法神手里的几件嘎巴拉法器,齐齐绽放黑光,主动挡下神魂攻击,让其逃过了一劫。
定神劫失利,晋安没有犹豫,手中昆吾刀继续挥砍而出,锋利刀芒极速切开热浪空气,带起尖啸声,连刀刃都赤红加深了几分,在空气里摩擦出火光。
自从金轮被意外打落后,十二护法神就一直处于被动,而晋安的进攻迅猛勇猛,步步紧逼,根本不给他喘气机会,他看着昆吾刀的目光里露出忌惮神色,见躲无可躲,只能用手中的几件嘎巴拉法器强行格挡刀光。
轰隆!
刀光所及,全部嘎巴拉法器破碎,撕拉!
異界之九陽真經
彦小焱 小说
整个人被竖劈为二。
接着身体被昆吾刀上的霸道道韵律动震碎,爆炸,尸爆成漫天血雨,扑索索落进熔岩里,彻彻底底挫骨扬灰,连死而复生的机会都没有。
这就叫一力降十会!
管你有多少条手臂,都接不住全力爆发的一刀!
呃。
“就,就这么死了?”站在火山口边缘的人,脸上表情错愕,悚然,一副不敢置信表情。
这…也太惊悚骇闻了吧。
都看傻了眼。
刚才护法神气机暴涨时,连身在火山口外的他们都能察觉到那种恐怖波动,身子下意识后退几步,他们原以为会有一场惊世大战,结果自在宗护法神连两招都接不住。
实际上晋安是共出手了四招,另二招分别是落宝金钱打落金轮和定神劫被挡掉。
但说到对心神冲击最大的,莫过于黄金家族和神猴后裔了!他们怔怔出神,看着铁锁链上的背影,许久说不出话来!
奶 爸 的 娛樂 人生
他们都亲眼见识过十二手护法神的厉害和强势,其一出现,就将他们的防守轻易撕碎,造成大量伤亡…然而他们现在看到了什么!
他真的会是从史诗传唱里走出来的天神,天降之子吗!
因为只有雪域史诗传说里才会有神祇存在!如今的人间早就没有神祇了!
天使與惡魔
晋安没有在原地停留,继续通过铁锁链,前往熔岩平台。
他近段时间又是吞服龙精,又是吃下猰貐龙珠,进步如神速,修为已经到达第二境界后期,离圆满也只差最后临门一脚了,接下来就该怎么冲刺第三境界了。他在第二境界初期就斩过后期的高手,几乎就是无敌,更何况是如今突破至后期。
除非碰到第三境界的强者放下老脸亲自镇压他。
这些九面佛徒子徒孙的死而复生能力太诡异,只适合速战速决,一上来就直接把人挫骨扬灰,才能防止死而复生,所以他一上来就是毫无保留出手,直接动用了昆吾刀。
十二手护法神是他目前遇到的修为最高的九面佛徒子徒孙,实力远胜过朴智和尚与禅远和尚,却也是他杀得最轻松的一个。
这也恰恰表明了晋安的修炼神速,勤奋不怠。
晋安想的是速战速决,防止死而复生,可落在外人眼里就是背影无敌,让人颤栗。
以后的高原史诗传唱里恐怕要再添一个新故事了!故事的主人公就是眼前这位汉人道士,五脏道观晋安观主雪域伏魔!
此时此刻,天神氏的高层不由羡慕看向黄金家族和神猴后裔部族,羡慕两大部族早早就与晋安打好关系,结下善缘。
当晋安踏上平台时,被这里的浓郁血腥味熏得皱起眉头,哪怕硫磺恶臭都掩盖不了这里的血腥气息,这些九面佛的徒子徒孙为了血祭,杀戮了太多人,尸体都被丢进火山熔岩里,要不然这么多尸体摆不下。
听到有人来到平台,站在十巫人像下,正在念着苍古执拗经文,住持血祭仪式的四名留守者护法神,目光齐齐看来。
“你回来了,还顺利吗……”话还没说完,四人齐齐愣住,连仪式打断都忘记了。
“你们这里谁最能打?”
晋安踏上平台,环目一圈周围,扫视过十巫雕像,巨大木棺,最后盯上那几尊护法神,看着这些人才八只手,十只手,目光平静:“原来连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四尊护法神目光一沉:“你们是怎么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