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聯盟竊取大師笔趣-第696章 格溫與拉莫斯展示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联盟窃取大师
和风女进行了一场愉快的茶话会之后,柴安平带着拉克丝踏上归途。
他们已经在祖安居住了不短的时间,时间长到拉克丝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朋友、登上了几回皮城日报,还养出了一院子的花圃。
拉克丝很不舍,但没有说什么抱怨的话。
她迅速收好了自己的东西,将所有不舍得放下的纪念品收进储物空间。
“以后可以让凯特琳她们过来帮忙维护,等所有事情都解决了咱们再搬回来。”
柴安平也很喜欢郊外的这套房子,住在这里有种无忧无虑的自由感。
be # -中豐滿嗎?
“……”
拉克丝磨了磨牙,恨恨想到——为什么张口就是凯特琳小姐?!
柴安平见状赶紧伸手把拉克丝搂进怀里,拉克丝用脑袋撞了两下柴安平的胸口,嘴里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但双手环得很紧,让人能感觉到她火热的身体。
柴安平轻轻呵了口气,把下巴枕在拉克丝柔软的发丝上,不再说话,享受小两口这短暂的温存。
直到清晨的阳光伴着海风照进小院,柴安平才松开手,笑道:“咱们该跑路了。”
“本小姐跟了你可真是倒霉哎!”
拉克丝摇头晃脑说着丧气话,眉眼里却全是笑意。
“这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太阳已经完全浮出了海面,两人不再磨蹭,借助魔力遮掩了气息之后便登上魔法马车,踏上前往南大陆的流亡旅程。
“格雷西,咱们之前说要想办法隔绝星空的影响,不能老是把自己藏得面目全非,影响生活质量……我好像找到办法了。”
“哦?”柴安平闻言掀了掀眉头。
他正在一边开车一边给这架马车重新附魔,让它能拥有重重神异。
“我也是太阳升起来以后才有这种感觉,我可以在车上布置一道结界,只要太阳还没落下,星光就会被阳光压制,我们在车上也就不需要隐藏起来了。”
“厉害呀,殿下!”柴安平闻言大喜。
离开皮城、祖安的边界还没一千里,整辆魔法马车就已经被两人改装的面目全非,两人一路聊天,天马行空想到什么思路就往车上招呼,期间车爆了十几次,全都被柴安平按了回去。
探索魔法的过程意外充满了乐趣,任谁来看两人都不像是在逃亡路上的模样!
收回了视线的风女砸着嘴,搓了搓脸上的姨妈笑,喃喃自语:“就离谱!”
穿越,神医小王妃 雪色水晶
原本祂还有点担心柴安平他们躲不过星灵的眼目,结果一看这俩都是拿低语当歌听的主,纯纯薅羊毛的资本家,哪还轮得上祂来担心?
需要说明的是,星灵找人的本事其实也就一般,不然符文之地也不可能仍然藏着那么多的神灵。
毕竟巴塞罗不可能事必躬亲,如果是祂专门给谁下套,那估计费德提克都要遭重!
龙王倒是有这种能力,但关键星灵也只能有限度的驱使祂啊!
强迫祂参加战争还行,但要是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召唤奥瑞利安·索尔,你就看祂能不能找到机会干巨神峰一炮就完事了!
毕竟有时候“歼敌”跟“崩了巨神峰”并不冲突。
两人一路风驰电掣,带着皮城的风与浪,就这样驶进了漫天黄沙。
……
太古至尊
妙手小村醫 小說
广阔无边的沙漠里,一道风尘漫卷,中心的黑影过处大地隆隆震荡。
这是得胜归来的拉莫斯!
祂体表的鳞甲上遍布伤痕,伤口鬼气森然,阻碍着伤势愈合,但与赫卡里姆的战斗是祂站到了最后!
因为佛耶戈头上王冠绿油油,发狂要跟阿兹尔决一死战,所以黑雾的权能大部分都被祂收了回去。
而且欧琛复苏收回了黑雾部分的权柄,导致暗影岛令人闻风丧胆的黑雾变得空前虚弱,否则阿兹尔还真不一定能率领老天神们借助新生的太阳圆盘抵挡住黑雾的侵袭。
拉莫斯正在赶往下一个受灾的地点,拉莫斯教的教徒正在向祂祈祷,那虔诚的祷告是祂身体的动力。
维考拉的蚀魂夜也被抵挡了下来,作为沙漠中的一颗明珠,又有了赛娜等人的臂助,黑雾被压制在了河岸之外,只能依靠着河水负隅顽抗。
拉莫斯的路线则避开了大城,专门去救助那些零星沿着河水分布的小部落。
祂无愧沙漠中流传的龙龟之名!
“大地正在复苏,我也在变得越发强大……”
祂低沉的自言自语,时而停下眺望天边的阴云:“或许我该去保护太阳圆盘,复苏的皇帝啊,难道双眼仍然看不到恕瑞玛的人民?”
一个傍晚,祂在一条河湾旁停下,点起了火堆,准备在此休息。
祂重重的喘了口气,随后在一块石头边上坐下,缓缓汲取大地的力量来修养身体。
拉莫斯一贯是沉默的,就像是沙漠中踽踽独行的苦行僧,阳光和风沙磨练出了祂坚毅忍耐的性格。
饮水,烤火,养伤。
太阳沉入地平线,天上的繁星正在逐渐变得璀璨耀眼,忽然清凉的晚风带来了一阵阵细微的歌声。
“剪刀!线头!线团!”
“漂亮的娃娃自己动了起来,这是世界的奇迹,还是主人的爱?”
“噢噢,不要害怕我的剪刀……”
“瞧瞧,它能裁出世上最好看的衣裳!”
悠扬的女声逐渐盖过了水流的声音,拉莫斯循声望去。
她看见一个“小矮子”蹦蹦跳跳从远方走来。
她有着一头碧蓝色的卷发,随着跳跃一颤一颤,精致的鹅蛋脸上表情甜美,笑容就像歌声一样令人心情愉快。
少女穿着一身白底黑边的莲蓬裙,一举一动的透露着可爱与优雅。
当然,最显眼的还是她肩上扛着的那把大剪刀!
拉莫斯估计了一下,这把剪刀应该有少女一点五倍长。
剪刀很显然是一把魔法道具,就像是珍贵蓝宝石打造而成的主体散发着微弱的蓝光,拉莫斯能感受到其中温柔的力量。
格温顶着晚上的风沙赶到这一处避风港,拉莫斯选的位置已经是这附近最好的休息地点了。
“咳咳!晚上好,这位……先生。”
格温抖了抖头发上的砂砾,又仔仔细细清理了一遍自己的衣服。
“晚上好。”
逍遙小神醫 白馬書生
拉莫斯沉吟了片刻,还是决定开口,因为祂对这位突然出现的少女也产生了些许的好奇。
“请问可以让我也烤烤火吗?晚上的沙漠可真是冷呀!”
格温撒着娇,还没等拉莫斯回答就迈动着灵动的舞步跑到火堆边上蹲了下来。
“……可以。”
拉莫斯闭上眼睛,忽然之间又不想说话了。
这倒霉孩子怕不是脑袋里缺根弦?
身处危险的沙漠,自己长相又古怪,她不小心警惕也就算了,怎么还敢往自己身边靠?
唉……
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