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大唐開局震驚了李世民 txt-第五百六十六章 李世民:爲什麼這些話我覺得有點耳熟讀書

大唐開局震驚了李世民
小說推薦大唐開局震驚了李世民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今天的大唐晚报很是有点东西。
不仅有当世门神的传奇故事,还是有一件大家期待很久的新鲜事。
那个被大红绸缎围起来,长达一个月之久的万花楼,终于要揭开神秘的面纱,重新开业了。不过,却是改了一个听起来有些古怪的名字:贞观大剧场!
贞观大剧场,今日开业,全新剧目,三国演义首次亮相。
旁边还穿插着栩栩如生的插图。
插图上,吕布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棉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粉绫色兜档滚裤,足下蹬一双粉绫色飞云战靴,肋下佩剑,弓箭随身,手持方天画戟,面似傅粉,眉如宝剑,威风凛凛中,又透着一种别样的俊俏风流之感。
正在与之交战的,有三位大汉,一位眉如卧蚕,长须飘飘,手提青龙偃月刀,一位手持丈八蛇矛枪,一位手持双股剑,各自扮相威武,神态各异。
下面还配着一行醒目的大字:
三英战吕布,贞观大剧场(原万花楼)倾情演出。全新的故事,全新的表演,前所未有的感官体验,保证让您耳目一新。
时间,贞观元年腊月30日上午巳时一刻。
“真是好大的口气——”
不少人哂然一笑,颇有些不以为然,虽然扮相新鲜了点,但看样子,跟李渊的戏曲也并无太大的区别,不过脚下却是很诚实的走了过去。
“左右无事,不妨过去瞧个新鲜——”
归根结底,还是闲得,娱乐方式也太少的缘故。
平康坊今天热闹的有点过分。
不仅来了许多锦帽貂裘,穿着长衫的男人,竟然还来了许多莺莺燕燕,娇声软语的女人,甚至连拄着拐杖的老太太都有。
一大早晨的,就人山人海,那些姑娘们开始还挺高兴,一个个娇躯酥软地斜靠在栏杆上,笑靥如花地冲下面招摇着红手绢。
但是很快,她们就发现,自己高兴的有点早了。
客人是不少,但不是奔着她们来的。
开玩笑,这青天白日的,这么多人看着,最关键的是,不少人还带着家里的妻子儿女,脑门子进水了才会这个时候去逛青楼。
后来,这些女人们也想明白了,赶紧关上窗户回去,也不废这劲儿了。
虽然生意不招徕了,但好奇心却是起来了。
“今日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大早的,就这么多人……”
怡红阁的当红花旦楚观月听着旁边小丫鬟叽叽喳喳的学舌,正在梳妆打扮的玉手不由一滞,秀眉微微一蹙。
平康坊这么多年了,还第一次迎来这么多女客,她不由心中有些好奇。
“姐姐怕是还没看今天的大唐晚报吧?”
听她问起,身旁的小丫鬟不由掩嘴而笑。
楚观月一边继续仔细地瞄着自己的娥眉,一边曼声问道。
“昨天晚上倦了,起得有点迟——怎么,又有什么新鲜事了?”
听自家娘子这么说,小丫鬟不由嗤嗤而笑。
“姐姐能不倦吗?昨天那位公子爷足足折腾了大半个晚上,奴婢就没见过这么能折腾的人……”
“呸——敢胡说八道,撕烂你的嘴……”
楚观月笑骂了她一句。
继续开口道。
“快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姐姐这几日只顾着风流快活,怕是没仔细看那大唐晚报,今天我们平康坊有大热闹了……”
小丫鬟表达能力很好,叽叽喳喳好一阵说。
楚观月有些诧异地放下眉笔,扭过头来,看着自己这位贴身伺候了自己好几年的小姐妹。
“你是说万花楼改行了,所有的姐妹们都不再做皮肉生意,改行演那个什么连续剧了?”
小丫鬟在一旁连连点头。
“姐姐,姐姐,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小丫鬟还沉浸在自己想象的世界里,跃跃欲试,丝毫没有注意到楚观月瞬间的失神。
“也好,那就去看看——”
她毕竟是怡红阁的头牌,不好就这么招摇的过去。
当即起身,跟自己的贴身小丫鬟换成男装,以前以后,往万花楼——不,现在的贞观大剧场走去。
她很有些茫然,走到了她们这种地步的女人,还能有另外一种活法吗?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小说
还能吗?
小兕子一大早晨,就开始催着李世民和长孙皇后要出门去看子安哥哥的连续剧了。
“好,好,好,阿耶这就带你去——”
李世民乐呵呵地连连点头,就要准备起身。
諸天領主空間 小說
长孙皇后没好气地拉住了他。
“今天是子安那孩子开业的好日子,哪有你这样空着手上门的——”
李世民很光棍地摊了摊手。
“那还能怎么办?难不成还给他去送贺礼?那个臭小子比我这个当皇帝的有钱多了,可不差我这三核桃俩枣的……”
虽然这么说着,不过还是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琢磨了一下,猛地一拍巴掌。
“不若我送他一副字好了——”
举手之劳,惠而不费!
想到就干,李世民当即挥毫泼墨,给王子安写了几个大字:
贞观大剧场!
想了想,从怀里摸出一块私章,哈了一口气,重重地印了上去。
这个私章,只有朝中几位亲信的肱骨大臣才知道,其他人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就这,也足够了,足以让这臭小子的剧场少点许多麻烦。
“观音婢,怎么样,我对这个臭小子不薄吧——”
长孙皇后俏生生地白了他一眼。
“你倒是会取巧……”
不过也没再多说,对子安来讲,有这幅字,确实比一些其他的贺礼更实用几分。
忙乎一年,难得的清闲时光。
两个人换上衣服,拢起刚刚写好的字幅,领着小兕子悄然出宫。
东宫内。
李承乾这两天加班加点,好不容易才处理完这段时间东宫积攒下来的事务,得了点空闲。
“我记得今天贞观大剧场就要开业了是吧?”
旁边伺候的小内侍赶紧在旁禀报。
“启禀太子殿下,正是今日巳时——”
李承乾点了点头。
“我让你们准备的礼物准备好了吗?”
“启禀殿下,早已经准备妥当——”
李承乾满意地点了点头。
“通知郝侍卫,让他跟我走一趟——”
太极宫。
李渊和张婕妤也早早地起来,朝着平康坊安步当车地走来。
子安那孩子心思灵巧,能值得他这么大张旗鼓捯饬的玩意儿,定然是差不了,精彩不容错过。
祖孙三人,就李渊最闲,也就数他来的最早。
王子安原本是在楼上,和苏飞儿两个人,一边打量着平康坊热闹非凡的景象,一边听着万春楼原本的老鸨秋娘在给自己汇报今天演出的准备情况。
然后,一眼就看到了结伴而来的李渊和张婕妤。
赶紧带着人亲自迎了出来。
“老哥,嫂夫人——”
王子安大笑着迎上去,冲着两人深施一礼。
“想不到您二位来的这么早——”
“二弟的剧场开业,我们若是不积极点,怕下次到你那里做客的似乎被撵出来……”
张婕妤看着王子安那俊美无暇的脸庞,笑吟吟地打趣了一句。
跟王子安混得熟了,她说话也越发随意了。
“嫂夫人,真是会开玩笑——”
王子安说着,当即要请李渊和张婕妤两个人进去坐下。
看着装潢一新的万花楼,李渊乐呵呵地摆了摆手。
“没事,反正也没多少人认识老头子我,我们就在外面看看热闹好了,难得今天这么热闹——顺便也给你搭把手,做个迎宾……”
也许吧。
既然老爷子愿意在下面凑热闹,就在下面凑热闹吧。
这贞观大剧场虽然没有对付宣传是谁的产业,但只要是有心人,谁不知道这是长安候府的产业。
长安侯府的剧场开业,平康坊的这些左右邻居,谁不去捧个人场?
反正左右也花不了几个大钱。
宿国公府。
程咬金一大早的就起来了。
没别的,女婿的大剧场开业,邀请了那么多朝中重臣,自己这个老丈人当然得意早过去帮衬帮衬,镇镇场子。
如果不是孙老夫人也要过去看个热闹,他一大早就动身了。
但自己老伴要过去,那就得好好准备准备了。
马车,被褥,火盆,丫鬟,婆子,都给带上,整得跟搬家似的。
程处默和程处亮虽然等得有些不耐烦,可也不敢表现出半分,好在虽然折腾的会不小,但动身的倒也不算太晚。
程咬金原本就是想带着老伴和两个儿子过去帮忙的,可到了大门口一看,好家伙,高福,老耿,老方他们几个老家伙,一大早就在门口等着了。
“老程,快走,快走,就等你了——咱们家姑爷的剧场开业,我们这些老家伙岂能不过去捧捧场,帮忙搭把手什么的?要知道,咱们这是正儿八经的自己人,今天迎宾,咱肯定得是当仁不让啊——”
高福腰杆都挺得笔直。
程咬金:……
想免费看戏就明说,瞎扯什么犊子啊。
不过他心中也非常认可高福这老货的话,咱是子安的老岳父啊,咱不帮衬谁帮衬?加上也知道这群老兄弟的尿性,当即也不废话,大手一挥,直接出发。
后院,程颖儿也在程英不停的催促下,半推半就地换上了男装,从后门悄然而出,朝着平康坊而去。
一路上,这些人兴高采烈,已经拿出了主人翁的心态了,结果走到之后,整个人接着就麻了。
“参加太上皇——”
刚才还耀武扬威,咋咋呼呼的几个人,瞬间就老实了。
太上皇当迎宾,还有咱的什么事?
但,立场不能丢!
子安,那是咱程府的女婿——
王子安也很意外,但也不慌。
丈母娘而已——
当即把孙老夫人给请到了里面,安排了雅间坐下,让人上了瓜果点心,本来还想找几个机灵的小姐姐伺候着,被孙老夫人当场给拒绝了。
人家自己带着呢。
王子安也不矫情,笑着陪着说几句话,就跟孙老夫人告了个罪,下去迎接客人去了。
程咬金这边来的早,李世民和长孙皇后来的也不算晚,基本前后脚就到了。
看着站在台阶上的自家老爹,李世民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
咱好歹也是太上皇啊,你站在这里迎宾他能合适?
可是他也不敢说,他也不敢问啊——
只能先乖乖地上前见礼,然后自觉地躲到一边,帮着迎宾去了。
不然,还能怎么办?
太上皇在外面迎宾,自己这个当儿子的皇帝躲里面喝茶去了,还不得被天下人戳脊梁骨骂?
好在,李渊也懒得搭理他,拉着自家孙女旁若无人的逗乐子去了。长孙皇后也是个有眼色劲儿的,见状给李渊请了个安后,就拉着站在一旁的张婕妤,笑语盈盈地说家常话去了,倒是给他分担不了不少的压力。
王子安笑呵呵地凑过去打招呼,指了指他怀里的字幅。
“你这手上拿地是什么东西——”
李世民这才反应过来,贺礼还没给这狗东西呢。
伸手把字幅扔给他。
“我给你写了副字,若是看着喜欢,可以回头做个牌匾挂这里当个门面……”
王子安笑呵呵地打开,扫了一眼。
一手很见功底的飞白体。
“哟呵,看不出来啊,你这毛笔字写得还不错,很有点功底啊——”
李世民没好气地一扬眉毛。
“废话,那是当然,我的字……”
话说到一半,就看到王子安这狗东西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剩下的半截话顿时就又吞了回去。
无他,底气不足。
整个大唐,谁敢在这个臭小子面前显摆自己的书法。想到这里,他一脸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少废话,爱要不要——我跟你说,不是我这个当岳父的吹大气,这满长安的,想求我字的人多了去了,我也就是懒得给他们写……”
“对,对,对,岳父大人您最厉害了,皇室宗亲,顶级富商,长安城里横蹚——也就是万年县那边有点不太灵光吧……”
李世民:……
这事过不去了是吧!
扭过头去,懒得搭理他。
上次,若不是因为这狗东西,自己怎么可能会被高挺那个狗东西给抓大牢里去?对了,高挺那狗东西现在在干嘛呢?
李世民不由琢磨起来,高挺这狗东西既然这么闲,那要不要再给他找点活儿干。
比如这几天带着人巡巡大街什么的……
万年县县衙,好不容易有了片刻清闲的高挺,刚刚带着贴身小厮出门。
长安侯开的剧场开业,自己不亲自上门道贺能说得过去?
然而,这边刚出门,就觉得脊背发凉,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喷嚏。
下意识地紧了紧身上的衣服。
“今天是不是特别冷啊——”
小厮有些发懵地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
啊,也没觉得啊——
见李世民都快恼羞成怒了,王子安不由乐呵呵地把李世民送的字幅收起来。
“你也不用自卑,其实字写成你这样,已经算是登堂入室,很不错了,基本上快赶上欧阳询和虞世南他们的水平了——”
这还差不多!
李世民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得色。
咱虽然写的不如这臭小子,但那也是何欧阳询和虞世南一个水平线的!
咱跟这臭小子比什么啊?
这狗东西简直就不是人——
“虽然稍微次了点,但是做个牌匾是绰绰有余了,我回头让人裱起来,做个牌匾挂在外面——”
王子安说着,亲切地拍了拍李世民的肩膀。
“怎么样,我这个做女婿的够给你面子吧?不是我这个做女婿的吹大气,我给你说啊,满长安城里想让我用他们的字做牌匾的多了去了,我都懒得用,你就偷着骄傲去吧……”
李世民:……
这些话,我为什么觉得这么耳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