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諸界第一因討論-第246章 燃血突破!(第三更)熱推

諸界第一因
小說推薦諸界第一因诸界第一因
排山倒海也似的欢呼之声,飘过了护城河,飘过了一条条街道,落进了城南一处大宅院中。
这间宅子坐落于德阳府最为繁华,寸土寸金的大街外,占地百亩,地势开扬,门前两头大石狮正对繁华大街。
朱红大门外,平整的铺彻着白玉石板,干净到不染尘埃,精悍的门丁立于两侧,锐利的眼神扫过来往的行人。
大宅中,一处清幽的院落之中,自地底引上来的清亮泉水汇聚成湖,其中鱼儿争游,阳光映彻,反射出刺目的金光来。
“这山呼海啸之音,真让老夫听得战战兢兢,也只有他徐文纪,敢做下如此犯忌讳的大祸事了。”
饵料洒落,引得鱼儿哄抢,聂文洞轻轻擦拭着手掌,面带冷笑:
“我虽爱名,却也知道,有哪些东西沾不得。”
收买人心,必为上所忌,历朝历代莫不如是,如若不然,如此惠而不费之事,他难道不会做?
之所以不做,非不能,实不愿而已。
“徐文纪来的好快,这一路只怕停也未停,也不知他那老迈之躯,还能坚持几时?”
于忘海深深的望了一眼城外的方向,有着忌惮。
幸福觀鳥
自得知徐文纪要来青州,包括他在内,青州的各方势力曾有过一次暗中会面,商议过重重反制的手段。
当时,他自忖,即便徐文纪有通天手段,青州这泥潭,也足以让其深陷其中,至不济,也得数年甚至十数年来调理。
然而,令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是。
仅仅十个月不到的时间,他们的诸般后手,就几乎被徐文纪一一打穿。
回想着十个月里发生的事情,于忘海心中忌惮之深,几乎达到了顶点。
一个仅带一老仆、一孙女的失势的老京官,一出现,就收束流民,更借粮仓失火倒逼四大家吐出粮食。
在之后,更在聂文洞与方其道的掣肘之下,打通了由四大家把控多年的漕运,并革除诸府官员,暂时肃清吏治。
其间,更发生了冀龙山攻城这样的大事。
可即便这样,十个月不到,他已调遣了诸府粮草,来到了德阳府,这,超乎了任何人的预料。
四大家、州衙、六扇门、匪盗……
所有掣肘他的,都被他暂时压制住了,甚至于,若非是德阳府大旱这样的事情,整个青州,都要被他彻底清洗一遍了。
“不想他来,终归还是来了,也罢,这样的事,老夫本也没指望能隐瞒多久……”
聂文洞请嗅一口茶香,将茶水倒入湖中,问道:
“方其道那里,可有音讯?”
“那一日他被‘金甲人’重创之后,便再也联系不上了,不过,数日之前,他曾现身在六扇门某据点,发了召集令,估摸过些时候,青州六扇门的高手也该到了。”
于忘海上前为其倒茶,清香扑鼻:
“想来他应是受了重伤,在防备我等。不过从他发布召集令来看,他还没忘了与我等的约定。”
“他不敢忘!”
聂文洞冷笑一声,端起茶杯嗅了一下,又将这贵比黄金的茶水倒掉:
“他敢忘,这两年里他拔杀锦衣卫据点之事,第一时间就会传到锦衣卫手中去……”
德阳府如此之大的灾情,能被隐瞒两年之久,固然有他的手笔在其中,自然,也有着其他助力在其中。
方其道,就是其中之一。
“大人慎言。”
于忘海面色微紧,旋即低声道:
“那姓曹的锦衣卫如何处置?”
“哼!”
听得此人的名字,聂文洞面露冷色:
“敢坏我大事,岂能让他死的便宜?”
他心中震怒。
德阳府之事,之所以会流散出去,除却那些翻山越岭逃出去的难民,与锦衣卫也不无干系。
如若不然,此时的德阳府也不会吸引来如此之多的牛鬼蛇神。
“那?”
于忘海询问。
“一个小角色,杀与不杀不急于一时,此时的当务之急,是要剪除徐文纪的手脚。裕凤仙且不必说,祁罡此人,手段过硬,不能留了!”
聂文洞轻揉太阳穴,略有些伤神:
鍋 害
“除了他之外,还有那个杨狱,那小畜生,也不容小觑,需得今早谋划了,否则,只怕会坏事……”
祁罡,绝非等闲之辈。
在裕凤仙调来之前,他几乎已然是青州指挥使了,其虽差一线才可踏足五关,但手段之强,也不逊五关准宗师。
数月以来,直杀的齐龙生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要动他,绝非易于之事,更不要说,此时还要加上一个杨狱了。
虽然后续情报中有提及,其杀萧战之时曾有神秘的神箭手帮忙,但其武功也必然到了极高的地步。
否则萧战一拳打死,再有什么帮手,也没有用处。
“那杨狱行踪尚未可知,此时即便要动手,也无法触及。至于祁罡,有着那姓曹的锦衣卫在手,倒不是不可谋划……”
于忘海微微沉吟,衡量着自己所能动用的力量。
“具体事宜,由你办即可。”
聂文洞侧耳倾听,城外的山呼之音已落,不禁摇头:
“安思之这一条命,只怕不够平息众怒。也好,官吏换上一茬,更好下手……”
“大人不可妄动,这些日子,锦衣卫盯我等盯的很紧,为了这些蝇头小利,不值当。”
于忘海出言警告。
“锦衣卫。”
聂文洞语气不善。
从祁罡到裕凤仙,锦衣卫始终是他一块心病,哪怕他做事一向不留后手,哪怕有人查到头上,也有着后手。
可一把剑始终悬在身侧,他也着实不喜。
“也不知那裕凤仙发什么疯,倾力相助徐文纪,若非她与锦衣卫,那徐文纪便是有通天之能,在青州也只能举步维艰。”
于望海面色也有些阴沉:
“大人仅除祁罡、杨狱,只怕还是不够,不如连她也一起……”
“此事休要再提!”
不想,听到他这句话,聂文洞却似是断然拒绝,看向他的眼神,也充满了警告:
“老夫最后说一次,她,你绝不能动!”
“是!”
于忘海心中一震,旋即低头应下,心中则是更加疑惑。
手握州衙情报系统,更随时可调阅六扇门一切情报的他,青州几乎没有什么事情可以瞒过他。
可他足足调查了几年,也查不出裕凤仙的来历,只能猜出其背后必然有着强大势力。
此时试探之下,心中越发笃定。
聂文洞能稳坐封疆大吏之位数十年,其背后的势力自然不小,能让他忌惮的……
“萧战死后,四大家已成惊弓之鸟,再想借力已经很难,不过,也由不得他们退缩。另外,除却风虎云龙之外,其他供奉你也可动一动……”
聂文洞轻敲椅背,语气平淡却带着不容置疑:
“除此之外,贵派受我二十年供奉,也是时候该出力了。”
“这……”
于忘海心中一凛,但也无法拒绝,只能点头:
“属下明白了!”
“说来,贵派到底什么跟脚?老夫这些年也明里暗里问了你多次,为何就不能说上一说?”
聂文洞扭头,看了一眼于忘海。
“微末小派,哪有什么跟脚?”
于忘海为其倒上茶水一杯,也微笑起来:
“您要想知道,自然可以告知。不过大人您,是否也能回答属下一个问题?”
“嗯?”
聂文洞一挑眉,旋即笑着摆手:
“此事,交予你了,最好赶在龙渊卫到来之前办妥,道城来的那位,可也不是个好应付的……”
“属下明白。”
于忘海躬身退下,出得院落,眼底方才泛起阴霾:
“这老狐狸,到底想要做什么?”
……
……
惡魔の默示錄2
大日高悬,无风、炎热。
山谷之中,赵坤移动着巨石,将席地而坐的杨狱围在正中。
“杨兄,七日准备还是稍显匆忙,不过,已可姑且一试了。”
秦姒轻点好药草,自缝隙走入其间,将一株株药材摆放在杨狱周围,道:
“舍身印火一旦燃起,你血气中的杂质将会被炼化出体外,同时,你自身会受到莫大的痛苦,补充血气的丹药,你果真准备好了?”
“来吧。”
杨狱手腕一翻,三枚‘换血大丹’已被他塞进了口中,以舌扣下,闭目等待着。
“换血大丹?”
只扫了一眼,秦姒就心中了然。
当即也不再多说,将四周的药材点燃之后,又将两株赤红的药材磨碎,均匀涂抹在杨狱赤着的上身之上。
然后,双手搭在了他的双肩之上。
“呼!”
杨狱闭目感应,就觉得温热的气流自肩至腰腹,突然间,温热变作滚烫,炽热到无法形容的火焰,瞬间从胸口扩散至全身。
“退!”
大石外蓄势待发的赵坤眼疾手快,一把将秦姒拉出了石洞,旋即,就看到那如同实质一般的血气般迸射而出。
隔着巨石,都感觉热浪逼人。
哗啦啦!
体内火焰燃起之瞬间,杨狱的血液奔流,发出大江大河般的声响。
杨狱强忍着剧烈到了极点的痛楚,引导着体内滚烫灼热的气流,向着周身四处游走。
同时,他的喉头一动,压在舌下的三枚换血大丹也随之坠入胃袋。
“咕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