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輪迴樂園 ptt-第二十五章:老朋友相伴

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轮回乐园
凛冬封地,相邻北侧白龙封地的一座小城内。
此地被称为乌铁城,因地势偏远,以及处于两片封地之间,同时受两位领主管辖,但又没有明确归属,外加此地盛产高品质矿脉,滋生出了大量的开采与寻宝者,让此地更加鱼龙混杂。
毋庸置疑,这是黑暗神教最喜欢藏匿之地,外加他们进行各类仪式与黑暗学研究等,需要海量资金,这让此地成为周边几个封地内,最大的奴隶贩卖中心。
可在今天,乌铁城的地下市场内一片死静,上方钢架上的燃气灯通亮,绿色浓雾贴着地面弥散,整个地下市场内,无论是奴隶主、买家,再或是等待被卖的奴隶,都涕泪横流的倒在地上,因已死亡,那痛苦的表情定格在他们脸上。
呼~,吸~
一道身披异兽皮,戴着自制防毒面罩的身影走在绿雾间,他脸上的防毒面具有些兽族的科技感,更多则是原始风格,大部分材料,都采用骨骼与皮质,边缘处还有一圈兽牙作为修饰。
地下市场内虽没发生战斗,可鲜血近乎在地面蔓延了一薄层,配合倒流香般流动的绿雾,让此地给人种毛骨悚然感。
吱嘎一声,通往地下市场深处的大铁门,被面罩老人推开,没错,这正是巫毒术士·巴泽。
通过一条遍布死去守卫的通道,和地下市场相连的,竟是一座风格黑暗、诡异的幽暗教堂,此刻,绿雾同样弥散在此,正在此聚会的百余名黑暗神教成员,大部分都倒地身亡,一些体魄强的,则扶着座椅,口鼻不停喷血,准确的说,是在七孔淌血。
“为…什…么,我们,没得罪过…你。”
濒死状态的光头黑暗主教开口,他脸上与头上遍布黑色纹路,还没有眉毛,让他看起来格外冷戾与残忍。
“东西,在哪。”
巫毒术士·巴泽沉声开口,听闻,光头主教既愤怒又疑惑,他低声咆哮道:“什么东西,你想要什么,事先直说,至于这样吗!”
“……”
巫毒术士·巴泽低垂着眼帘,冷冷俯瞰半躺在地的光头主教,依旧语气平淡的问道:“东西,在哪。”
“到底什么东西!!”
光头主教要气疯了,可下一秒,一只纹满图腾印记的手,按上他的面门,一只只黏稠、滑腻的绿色蠕虫,顺着他的口鼻涌入,几秒后,渗人的惨叫与求饶声传开。
半小时后,快被折磨到不成人形的光头主教,颤巍巍的递上一个木盒,巫毒术士·巴泽将其打开后,看到里面封装的一小瓶「灵性萃取物」。
巫毒术士·巴泽合上封盖,取出一块柔软的兽皮,将木盒细致的擦干净后,才将木盒珍重的踹到怀中,随后,他坐在长椅上,俯看倒在地上的光头主教,目光残忍到,仿佛在看一只爬虫,他声音平静的说道:“向你的同伙求援,就现在。”
“什,什么?”
光头主教懵了,一时间这恶贯满盈的家伙,竟愣在那,他的表情也定格于此,直到被一只饲从砍下,装入到木盒内。
……
领主庄园,三楼的书房内。
咔哒~
木盒打开,苏晓看了眼里面的首级,这是巫毒术士·巴泽的一只动物饲从送来,这头颅是谁的,苏晓自然清楚,只是没想到,巫毒术士·巴泽这么快就出手。
看了眼时间,才晚十一点,巫毒术士·巴泽那边这么快就收拾了黑暗神教,苏晓这边自然要给出一定的诚意,他上到四楼,走进白天时布置好的炼金实验室内,开始调配药剂。
想治疗巫毒术士·巴泽的长孙,只饮用药剂是不够的,但现阶段先饮下一瓶灵魂药剂,从而壮大对方的灵魂,能大幅度减轻被深渊能量侵蚀灵魂的苦痛,那边拿出足够的诚意了,苏晓自然要给予回馈。
当调配好所需的三瓶灵魂药剂时,已是凌晨一点,闲来无事,苏晓取出这次对付邪神阵营,所得的两件物品,【湿焰之心脏】与【神殿钥匙】。
前者是兽形邪神的巨大心脏,只要饮下这心脏内的源血,即可获得「湿灼之焰」能力,这火焰会点燃敌人的生命力,持续灼烧敌人,并且难以扑灭,直至敌人的生命力燃尽,化为干尸而死。
乍一看,这能力很一般,可这名为「湿灼之焰」的力量具有成长性,随着燃烧敌人的生命力,它的威力会越来越强,属于永久性威力成长,如果从一阶开始发展,而且专一发展这能力,到了九阶将非常可怕。
见面直接点燃,然后开始与敌人周旋,等着敌人被燃尽生命力即可。
苏晓感觉,把这【湿焰之心脏】内的源血提纯出,然后向轮回乐园支付一定量的时空之力,从而明确的公证出这职业或血统,那这东西能在大聚地卖出高价。
之前刚看到这巨大心脏时,苏晓其实没想这么多,因没有持有权,他都无法查看其属性,选这巨大心脏,主要原因是上面包着厚实的横隔肌,也就是俗称的护心肉,回去可以让夏烹饪成干煸护心肢。
将【湿焰之心脏】冷藏收起,苏晓拿起工作台上的钥匙,这钥匙的属性,是他见过最奇妙之物,原因是:
【神殿钥匙】
简介:这是一把钥匙。
……
先不说这少到离谱的资料,单是这简介,就让人感到诧异,这让苏晓想到一种可能,就是这玩意被虚空之树所公证,但没被轮回乐园公证,因他的虚空之树信誉度太低,查看其属性后,才会出现如此奇幻的一幕。
苏晓仔细观察钥匙上的花纹,并通过猎杀者权限咨询到,这上面的花纹与仪式风格,都是本世界邪神阵营的风格,也就是说,这钥匙是本世界的物品,而非来自虚空之树。
虚空之树为什么会以独占的方式,锁定此物的公证权?如若这是来自虚空之树的产物,那还说得通,问题是,这就是本世界,也就是风海大陆的本土物品。
在什么情况下,才会导致此等情况出现?战争任务?本世界不会有明确的战争任务,因为本世界的所有阵营任务,其实都是战争任务。
不是战争任务,那就是争夺任务与世界任务了,前者概率不大,本世界有排行榜公证,再发布争夺任务,多少有些画蛇添足。
如此排除,那就只剩世界任务,想到这点,苏晓来了兴趣,他倒是没时间执行世界任务,那都是至少7~8环的大任务,但他想到,这【神殿钥匙】,是不是这世界任务的核心任务物品?乃至于,重要到没有这任务物品,这世界任务都无法继续进行的程度。
如此想来,没能得到任务核心物品的那个人,或是那几人,此时应该相当焦急,世界任务简直可遇而不可求。
苏晓打开世界联络平台,发布一条出售消息,把【神殿钥匙】的照片挂在上面,在几十条出售信息中,这条信息并不算明显。
苏晓不知道是谁在执行世界任务,既然如此,那就愿者上钩,他不信,那世界任务触发者,能一直按捺的住,不来买这钥匙。
闲来无事,苏晓打开封地列表,查看封地评价是否有所提升,可谁想到,封地评价没提升,封地的军团数量却从6个变成了7个,查看详情发现,现阶段厄格因统领3个军团,哈维统领2个,蝰蛇统领2个,恶齿则遭到海族长老会的暗杀,已身亡。
那边才刚到主战场半个晚上,与海族军团进行一场遭遇战而已,就出现如此大的变化。
以及在军团的战斗记录中,凛冬封地的军团,简直强悍到离谱,刚到主战场,厄格因所率领的两个军团,就被海族的五个军团合围,这显然是要给刚到主战场的厄格因一记当头棒喝。
凛冬军团的战力,本就是兽族阵营上游梯队水平,眼下有了战争领主的高额加成,以及开战后菌毯展开的增益,厄格因率领两个军团,和海族的五个军团,打的有来有回,并且始终占据上风,等蝰蛇带人来增援时,厄格因已经把敌方的五个军团给打退。
相比此事,来增援的蝰蛇与恶齿就更离谱,这一次没开战的增援,直接把恶齿这军团首领之一给送走。
恶齿死的比较冤,主战场出现厄格因这种悍将,海族自然要立即想办法清除,厄格因首战以两个军团捶海族方五个军团,最后不仅把海族五个军团打退,还收拢了两个半溃散的兽族军团,将其二合一,组成一个军团,并纳入麾下。
此等悍将,海族长老会当晚就得知消息,并派出暗杀者,原本这暗杀者是来刺杀厄格因,可谁知厄格因当晚饮酒后,就直接住在集体营帐中,那暗杀者又不傻,怎么敢进几百名大头目级兽族一同住的集体营帐,但那暗杀者秉承着来都来了的理念,就把住在首领营帐内的恶齿给暗杀掉。
当厄格因在号角声中惊醒,以最快速度冲近恶齿的营帐后,看到被杀害的恶齿,厄格因‘伤心’到强忍着才没笑出声,恶齿死了,他麾下的军团显然不会被调回暮冬城,也就是说,这个军团,不是到厄格因麾下,就是由哈维或蝰蛇统领。
最终是哈维牵制厄格因,蝰蛇趁机把这个军团收拢到麾下,对此,蝰蛇是既心惊胆战,又必须这样做,他是有些怕厄格因的,但更怕厄格因不断壮大,一口将他吞下,这里是主战场,他们的领主远在暮冬城,一直拴着厄格因的锁链,已经解开了。
看到这些军团信息,苏晓皱起眉头,厄格因到了主战场后,可谓是反骨疯长,不过好消息是,因凛冬封地经过公证,所有凛冬封地军团的变化,与所进行的事件,封地信息的记录内,会同步着出现文字提示,有些重要事件,还附有图文信息,乃至于能观看的影像。
想办法直接束缚厄格因本人,并不明智,眼下主战场那边,的确得靠这二五仔,哈维虽忠诚,但当不了军团的主心骨,蝰蛇虽有能力,可风格太过墙头草。
以现在的情况来讲,苏晓不担心厄格因搞出什么幺蛾子,时间已经不早,他回到卧室后就睡下,当第一抹初阳透过窗帘缝隙时,已是早上九点。
苏晓起身坐在床|上迷茫了片刻后,打开封地信息查看,下一秒,他的目光就不再迷茫,而是凝重了几分,因为凛冬封地麾下的军团,已经从七个变成了八个,打开详细资料,果不其然,厄格因所统领的军团,已经从三个变成四个。
苏晓以封地权限,开启主战场的虚拟地图,随后发现,厄格因所率领的四个军团,此时正位于主战场的中部地带,从地图的一大片红点来看,这家伙正和七个海族军团打的不可开交。
更为离谱的是,己方凛冬军团所在的位置,显然代表其成为了兽族阵营,几个主力军团之一,不同于战熊军团的稳重,钢羽军团的稳扎稳打,以及铁纹军团的不动如山,己方的凛冬军团,完全是肉食动物,激进又凶悍。
别人家的军团都是开战后平稳前推,而己方的军团,打着打着,就因为人马族的重骑兵,导致阵形拉扯成尖锥形,非常凶悍。
正在苏晓查看主战场地图时,卧室的房门被急促敲响,开门后,斑狐族·皮鲁快步走进来,压低声音道:“大人,不好了,厄格因在主战场私招其他领主麾下的军团,现在有好几位领主的执事官,都来找我们要说法。”
“让芬里斯去应付。”
苏晓知道皮鲁不太擅长应付这类事,而城主·芬里斯,则对这方面很擅长。
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苏晓的心情不错,那几名损失军团的领主没亲自找来,已经说明一点,就是那几方,不想和己方闹翻。
兽族领主何时这么怂过?显然,那几位领主,不会无缘无故的怂了,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见识到了菌毯的强大,才来此试探菌毯是何物。
就在苏晓思索此事时,床头柜上的通信器震动,拿起后发现,竟是大统帅·凯恩那边,犹豫了下,苏晓没接起通讯器,而是拿着通讯器下楼,到二楼的餐厅落座。
霸气医妃,面瘫王爷请小心! 折音
到了餐厅,苏晓发现小领主·古尔薇正在吃早餐,他坐在主位后,一言不发的看着古尔薇,这让古尔薇逐渐低下头,吃饭的动作越来越小,最后低声喃喃道:“我以后再也不10点起来吃早餐了。”
听闻此言,苏晓才收回目光,他对身旁的女仆嘱咐道:“给我弄份早……午餐。”
听到这话,古尔薇愣住,她很想说什么,但碍于有点莫名的怕苏晓,就只能更用力的吃着盘中的早餐,不过没一会,她的心情就好起来,因为她有新朋友了。
关于古尔薇的新朋友是谁,并不是仙露露,而是古堡下方母巢内的棘拉,也不知这两人怎么成为的朋友,现在古尔薇最喜欢做的事,是去听棘拉给她讲故事,那些故事虽有点吓人,但古尔薇很爱听,可不知为何,古尔薇总感觉,棘拉讲的那些,吞掉一个世界内近乎所有巨兽或强敌的故事,讲得和真的一样。
苏晓正吃着午餐,手旁的通讯器又响起,他等了几秒才将其接起,那边的大统帅·凯恩说道:“白夜,有几名领主向我告状,说你麾下的将领,吞了他们手下的军团,有这事吗。”
“有,千真万确。”
苏晓不仅没反驳,反而语气格外笃定的承认,这让对面的凯因沉默了几秒,转而直接不提此事,说道:“我知道你来自那边,有些手段是我无法理解的,但我们现在都在一条船上,好东西,要分享。”
大统帅·凯恩虽没明说,但大致意思为,苏晓来自乐园阵营,手段比较多,这次拿出的菌毯,最好能分享下,让所有兽族军团,都用这东西提升战力。
苏晓虽很想看到这一幕,那可是巨量的进化点收益,但他不能立即这样做,所以他‘狐疑’的问道:“什么好东西?凯恩,有话直说。”
“那我就直说了,你麾下军团用的那种菌类地衣,是不是能提高军团的战力?”
“哦,那是防滑的菌毯。”
听到苏晓这话,对面的凯恩无语了几秒,但依然带着笑意的说道:“可我听说,那菌毯会攀到重伤者身上,帮重伤者恢复伤势,昨晚的混战,有一名战熊军团的战士,倒在菌毯上,他说,能强烈的感受到,菌毯在治疗他,而且站在菌毯上,他跑的更快,生命力更强,体力恢复的也更快,比平常快三成以上。”
“还有此事?我之后试验下,不过我猜测,这应该是错觉,菌毯只是用来防滑。”
苏晓依然坚持原本的说辞,对面的大统帅·凯恩接茬道:“能防滑其实也很不错,不妨送给我几包菌毯,据说那东西平常只是一个大圆球,还算方便携带。”
“当然可以,一个月后,我让人把菌毯送到永环城。”
闻言,大统帅·凯恩被气的无语了几秒,他当然知道,一个月后,苏晓还在不在风海大陆都不一定。
“我这边还有急事,之后谈。”
苏晓挂断通讯,继续享用自己的午餐,菌毯这方面急不得,太早拿出去,兽族的一百多位领主,大半都会保持怀疑态度,并且研究菌毯的由来。
一旦那些领主与兽王发现,苏晓把战争虫族召唤到本世界内,那他就成了众矢之的,反之,眼下死死攥住菌毯,让那些领主以各种方式讨要,最后闹到兽王那,并在兽王的命令下,苏晓才不太情愿的拿出菌毯,那一百多位兽族领主,有九成以上,都敢给他们麾下的军团用菌毯。
我家後山成了仙界垃圾場 藍山燈火
菌毯会吸收生灵死后飘散的灵魂能量,并将其储存起来,之后由母巢转化成进化点,试想一下,当兽族阵营有九成以上军团,都用菌毯,那己方每天能获得多少进化点?
局面发展到这程度,苏晓感到轻松了不少,后续就等着兽王下场,对他这边施压了,因此可以考虑下,后续去部落阵营的地盘,去对付灵魂死神,以及对付海族那边的绝强·施法者。
灵魂死神苏晓可以单挑,但面对绝强·施法者,必定要围攻的,再者说,即将要去部落阵营的地盘,难免会被部落的术士、巫医等盯上,这时找些‘队友’一同,是绝佳的选择。
可惜两名好队友不在,但苏晓转而就想到,这次除了巫毒术士·巴泽,还可以找神父,一同去部落阵营。
从刚进入本世界时,苏晓就感觉神父实在太安静了,安静到让他隐隐有些不安,之前在太阳圣地·奇利亚德与树生世界,苏晓被神父暗中算计了两次,眼下在风海大陆,熟悉的感觉又来了,神父那家伙,有不低的概率在暗中憋着坏。
如何对付神父?杀掉对方?不可行,根本杀不死,时刻防范对方?这老家伙能苟一整个世界进度,然后在最后关头站出来,根本防范不了,对付神父最好的办法,是与他临时组队,一旦离的太近,对方计划的杀伤力将大减。
况且神父的确有实力,是一同前往部落阵营领地的绝佳队友,能大幅度分担来自部落的仇恨值。
至于怎样邀请神父入队,这还要凯撒的协助,苏晓取出一枚灵魂钱币,叮的一声弹起,没等落地,一只手已经接住,之前凯撒已在这古堡定过坐标,来此地,真的是瞬间的事。
“我亲爱的朋友,你是想让我帮你对付黑暗神教?”
“不,我想让你帮我邀请神父入队。”
闻言,凯撒有点疑惑,他没想出来,用什么办法,把正藏身暗处的神父给引出来。
苏晓打开传说度排行榜,将自身的-???传说度给展示出来。
“契约者与契约者间无法转让传说度,但契约者或许能把传说度转让给违规者,毕竟,在曙光乐园沉寂后,违规者近乎是无公证状态。”
苏晓此言,让凯撒立即灵感爆棚,苏晓之所以想到这点,是因为神父在「传说度排行榜」第四名的排行,前五名中,狠人兄、魔镰·泰莉德、恩左、黑魔,都在各个区域比较活跃,狠人兄在主战场大杀四方,魔镰·泰莉德则是潜入海族腹地,水哥与黑魔,也都是在主战场。
反之,神父一直没露面,而且还在不断的匀速获得传说度,这有一种可能,就是神父集合了本世界的多名违规者,他们利用违规者的公证不全面,私下把传说度都交易给神父,这东西除了带来高排名外,没其他用,还不如集合起来,让一名违规者排在高位,拿到排行榜奖励后,所有参与此事的违规者一起分。
而且在虚空之树的判定中,这或许是被允许的,属于违规者公证不全面,所得到的一定补偿,无论怎么说,曙光乐园依然还存在,因此在虚空之树的判定中,违规者在本质上,是另一种契约者。
如果苏晓这个猜想属实,他或许都不用操作一类,而是能直接把传说度,转给神父,想到这点,他尝试把10点传说度,转让给神父。
【提示(虚空之树):你的传说度为-???,无法进行常规转让。】
【检核到所转让目标为半公证状态的违规者,你可进行本次转让,但如果转让数额巨大,所转让目标所持有的传说度,有高概率被同步为与你相同的-???。】
……
苏晓将这提示展示后,他与凯撒对视,在这一瞬间,灵感爆棚了,似乎都已经看到,本世界内的几十名违规者,全都变成传说度-???被挂在传说度排行榜的最上面。
倘若神父这次不同意组队,想继续苟在暗处,时机恰当时,算计苏晓第三次,那苏晓就给神父转过去100万的传说度,可以确定,神父会立即排到首位,然后在下一秒,传说度变成-???,掉到末位,和苏晓一起被挂在传说度排行榜的最上面。
打开世界联络平台,在列表内找到神父后,苏晓尝试和对方以文字形式联络,内容如下:
白夜:“一同组队,去部落阵营那边捞些好处。”
没让苏晓等太久,不知身在何处的神父回复道:
神父:“拒绝。”
意思简单明了,苟在暗处的神父,并不愿意站出来,而且没选择客套,前两次算计苏晓时,神父也都是类似的态度。
神父这老家伙,不得不防,因被算计过足足两次,苏晓与这老家伙同在一个世界时,要是十几天都没听闻对方的消息,心中就开始没底,不要忘记,死灵之书,就是这老家伙转让过来。
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倘若神父这次不愿意和苏晓去部落那边,帮苏晓分担火力,那作为对方转让死灵之书的答谢,这次苏晓准备给对方转让100万传说度过去。
苏晓尝试转让给神父10点传说度,没什么波折就成功,很明显,在这方面,神父那边已经操作一番,因此才这么容易就能转过去传说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十几秒后,神父发来消息,内容为:
神父:“老朋友,我们好久没见面了,刚才开个玩笑而已,我最近也准备去趟部落那边,我们结伴而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