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遼東之虎討論-第五十七章 脆弱的女皇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辽东之虎
“该死的,狂妄自大的人。你根本不知道吉尔伽美什意味着什么!”
拉斯普丁恶狠狠的看着李枭的背影!
从李枭的眼神儿里面,他看到了彻头彻尾的蔑视。
对!
就是蔑视!
那种最瞧不起,极度轻视的蔑视。
这让拉斯普丁非常愤怒,非常!非常!非常!愤怒!
出离愤怒的拉斯普丁心底还有无尽的恐惧,他的本事学源自于吐蕃苯教密宗。
对于水,有着本能的恐惧。
所以,除了必须喝的之外,他不能也不敢洗澡。
李枭关于他被扔进冰窟窿,在水下挣扎十分钟的预言真的让他害怕。
潜意识里面,拉斯普丁甚至幻想过那恐怖的场景。
最终,浓烈的恐惧加上极度的愤怒,让拉斯普丁彻底的恨上了李枭。
必须让这个傲慢的大明人付出代价,付出轻视自己的代价。
李枭完全没有想到,一个看不起眼儿神棍,居然能够掀起巨大的风浪。
按照事前的约定,李枭休息了半个小时之后,开始了和叶卡捷琳娜的会谈。
说实话,李枭已经很讨厌眼前这个贪欲和体重与日俱增的女人。
相比于几年前,叶卡捷琳娜的体重有了大幅度的增长。
下巴已经不再是两层,而是堆叠成了三层。
因为肥胖的缘故,脸上的皮肤没有褶皱。那些褶皱完全被皮下的脂肪撑平了!
而且叶卡捷琳娜的谈心也越来越严重,甚至到了贪污军饷的地步。
整个俄罗斯帝国谁都有理由贪污,可唯独叶卡捷琳娜没有。
李枭很不明白,这个国家都是她的,她干嘛还要贪污那些钱。
虽然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可李枭还是得和叶卡捷琳娜坐在一起谈。
没办法!
现在明军在西线离不开俄军,如果失去了俄军的支持,明军至少还要再增兵一百五十万人以上。
一百五十万人需要的军费,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大元帅阁下,尝尝我们克里姆林宫厨房里面煮出来的咖啡。
每天下午喝一杯,非常提神!”
李枭撇撇嘴,大明本土并不产咖啡。
在亚洲主要种植的地方在爪哇,大明人对这东西需求量并不大。
所以这东西在爪哇种植量并不大,事实上采购这些东西最多的是明军。
因为很多人都发现,喝这东西可以提神。
明军采购这些东西,会磨成粉分发给那些值夜班的人。
不过普通明军士兵,并不喜欢这些苦苦的玩意。
他们固执的认为,这东西就是药。
倒是欧洲人比较喜欢这东西,他们喝咖啡的时候喜欢往里面加上糖和奶。
“多谢!”李枭摇了摇头,他并不喜欢喝咖啡这一类容易成瘾的东西。
“南线已经成立了总指挥部,我们明军和俄军的一切行动,都归属总指挥部调动。
我们准备在北线也采取同样的行动,大明总参谋长史德威将军,将会担任总指挥。
从奶爸到巨星 小说
库图佐夫元帅,将会担任副总指挥。”李枭不愿意再和叶卡捷琳娜墨迹。
你的兵都在啃加了锯沫子的黑面包,大明喂军马的豆料都有人偷着吃。
身为女皇,居然还在这里办酒会喝咖啡。
七夜奴妃 小说
“大元帅阁下……,喝咖啡,喝咖啡。”
叶卡捷琳娜没有想到,李枭居然一上来就提出最为敏感的指挥权问题。
大明已经夺走了南线部队的指挥权,现在又在惦记着北线的指挥权。
虽然俄罗斯现在离不开大明的支持,可任何一个君王都对军权无比敏感。
现在,李枭就在撩拨着叶卡捷琳娜最为敏感的神经。
本想着李枭至少还会客气一下,却没有想到李枭刚坐下就提出了这么个尖锐的问题。
叶卡捷琳娜用喝咖啡,掩饰着自己的慌乱。
她不想交出军队,可却又不能失去大明的庇护。
大脑在告诉运转,想着怎样拒绝李枭,又不得罪李枭。
李枭看了一眼叶卡捷琳娜,知道这个俄国老娘们在想着怎样拒绝自己。
科提
李枭并不怕叶卡捷琳娜拒绝,因为叶卡捷琳娜没得选。
战争进行了半年,俄军的战力已经完全暴露在世人面前。
没有明军的支撑,他们会被联军碾成渣渣。
也只有跟随明军,他们才取得了库尔斯克战役的胜利。察里津保卫战,虽然俄军损失很大,但作战的中坚力量仍旧是明军。
战争已经将俄国王室和其他王室之间,那点儿所谓的亲情消磨殆尽。
而更为致命的,不管是罗马的教皇,还是天主教东正教,都已经将俄罗斯视为异教徒。
叶卡捷琳娜现在没有任何退路,现在他们连自己的士兵都快养活不起了。
“大元帅阁下,您知道俄罗斯现在很困难。
战场上我们的兵力已经超过了两百三十万,可以说俄罗斯适龄男人都去当兵了。
后方只剩下一些女人和老人,甚至我们连十四五岁的孩子也送上了前线。
为了这场战争,俄罗斯已经付出了一切。
我们的士兵在饿肚子,后方的老人、孩子、女人都在饿肚子。
作为俄罗斯国王,我很痛心。”
李枭看着叶卡捷琳娜鳄鱼一样的眼泪,鼻子差点儿没气歪了。
你少办两次宴会,少喝两瓶茅台。
还有这桌子上,热气腾腾的咖啡。
还至于胖成这奶奶样儿?
他娘的,这老娘们儿居然还有脸说,她的子民在挨饿。
叶卡捷琳娜说的也是事实,壮劳力都上了战场,后方只剩下老弱病残和女人。
加上俄罗斯一年有半年是冬天,粮食作物生长期只有一季。
导致现在困扰俄罗斯最严重的问题就是粮食,前线士兵都在吃掺着锯沫子的黑面包,那些后方的百姓吃什么,也就可想而知了。
李枭甚至怀疑,有些地方已经开始人吃人。
历史上著名的乌克兰大饥荒,可足足死了三百万人。
“大明今后每个月,会拨付四百吨红薯,还有三百吨土豆,一百五十吨玉米给俄罗斯。
另外,俄军今后的粮食补给,也由我们负责。
俄军的粮秣由我们发放,百姓们的粮食,就由你们自己发放。”
李枭也是无奈,他也不想把两室交给那些贪官污吏手里。
可没办法,不交给他们还能交给谁?
大明可没有剩余的力量,来到俄罗斯挨家挨户的发放救济粮。
今年大明的土豆和玉米大丰收,可民间更多的是吃细粮。
头脑精明的大明商人,已经开始收购土豆、玉米用来加工成饲料喂猪。
大明人现在生活好了,传统的养猪已经不能保证市场供给。
二师兄的价格打着滚的往上涨,现在已经出现了大型生猪养殖场。
散花的名字是
这种养猪方式,根本不可能用打猪草来解决饲料问题。
精明的大明商人,眼光精准的落到了饲料加工这一利润丰厚的产业中。
尤其是在大明南方,好多地已经不种粮食。而是专门种植土豆和红薯赚钱。
土豆这东西还好,可红薯这东西好像特别喜欢热带。
尤其是在广东广西,番薯一年四季都能生长,而且亩产能够达到三四千斤之巨。
一年还能够产两季!
大明人现在都不吃这东西,顶多谁家弄点儿尝尝鲜而已。
谁家主食天天吃土豆地瓜,非得叫邻居们笑死不可。
即便是最馋嘴的孩子,地瓜也得拿油炸一下他们才吃。
去年大明红薯大丰收,地瓜这东西,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降价。
在大明几块银元就能收购一车皮的土豆和地瓜,到了俄罗斯就是能活人的好东西。
说穿了,大明就是在用猪饲料养活俄罗斯人。
“哦,太谢谢大元帅阁下,您可帮了我们俄罗斯大忙。
我代表所有俄罗斯人感谢您!”叶卡捷琳娜优雅的向李枭道谢。
“那北部指挥权的问题……!”
“指挥权可以交给史德威将军,但库图佐夫元帅,必须参与作战决策。”
叶卡捷琳娜心里哀叹一声,既然保不住指挥权,还是老老实实的换点儿粮食来得实在。
这也算是把俄罗斯的利益最大化!
“很好!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从下个月起,大明会向俄罗斯交付这些粮食。
不过这些粮食,需要俄罗斯用相应的木材进行交换才行。
每个月,俄罗斯要向大明提供一百五十车皮的木材。”
俄罗斯现在已经没啥东西了,李枭没办法只能搜罗不算是很值钱的木材。
俄罗斯的木材,生长在寒带,木质非常不错。在大明,也很受欢迎,能卖个好价钱。
“呃……!这个……!”
尽管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叶卡捷琳娜还是有些气恼。
大明就是这样一个市侩的国家,给你一些东西,必然会拿走同样多的东西。
这些年,俄罗斯在中亚的矿藏几乎丢光了。
现在,居然打起了木材的主意。
估计打完这场战争,连克里姆林宫都是他们的了。
“陛下!
陛下!”一个内侍不顾礼仪,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样慌慌张张的。”叶卡捷琳娜皱起眉头,看着这个内侍。
“皇太子殿下不知道为什么,鼻血流个不停。您快去看看吧!”内侍带着哭腔说道。
“什么?”叶卡捷琳娜惊得站起身来。
皇太子保罗患有怪病,只要出血就止不住。
每一次出血,都会有生命危险。
“大元帅阁下,请您原谅,我需要去看看保罗。
哦!我可怜的保罗!”叶卡捷琳娜对着李枭深施一礼,在一群爪牙的簇拥下,跟着内侍向克里姆林宫深处走了。
李枭无奈的张张嘴!
血友病患者,还真是耽误事儿。
可李枭也没办法,毕竟保罗是俄罗斯皇太子,身份贵重的不要不要的。
叶卡捷琳娜不顾仪态的小跑到了皇太子保罗的寝宫!
纯黑色祭奠 小说
“是不是撞到哪里了?
你们是怎么看护皇太子的,如果让我知道是你们的错,你们都死定了。”
还没走进保罗的寝宫,叶卡捷琳娜的吼声已经传了进来。
皇太子寝宫里面,侍从和奶娘宫女们吓得脸色苍白。
叶卡捷琳娜不是说说而已,她是真的会那么做。
上一批没有看护好皇太子保罗的人,现在都埋进了坟地。
皇太子保罗躺在沙发上,衣服前襟浸满了血迹。脸上满是血肿的瘢痕!
因为过度失血,本就脸色苍白的保罗脸更加苍白。
旁边的侍从和宫女、乳母们,全都哆哆嗦嗦的站在一边不知所措。
“傻愣着干什么,去请拉斯普丁。”叶卡捷琳娜狂暴的吼着。
“已经去请了,应该很快就到。”地位高一些的乳母战战兢兢的说道。
“这是怎么弄的,保罗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你们应该去死,你们都要死!”叶卡捷琳娜声嘶力竭的吼着。
保罗是她和丈夫唯一的孩子,也是她皇位的唯一继承人。
现在这个大宝贝出了事情,一下子让叶卡捷琳娜慌了手脚。
“宽恕这些人吧,我的陛下!”拉斯普丁在侍从的引导下走了进来。
“快看看保罗,他很难受!”叶卡捷琳娜抓住拉斯普丁的手,六神无主的说道。
“不用担心我的陛下,有我在!”拉斯普丁拍了拍叶卡捷琳娜的手。
“不要围在这里,你们被宽恕了。”拉斯普丁对着侍从们挥了挥手。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宫女和侍从们立刻做鸟兽散,每个看向拉斯普丁的眼神儿,都充满了感激。
拉斯普丁从怀里掏出一颗黑乎乎的药丸,塞进了保罗的嘴里。然后盘膝坐在保罗包袋旁边,嘴里念念有词的嘟囔。
说来也奇怪,大约过了二十分钟。
保罗的脸色开始变得正常,血肿也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鼻子里面也不再有鲜血流出来!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保罗的呼吸也变得平稳起来。过了一会儿,居然安稳的睡着了。
“没事了,我的陛下!”拉斯普丁站起身来,看着安然睡过去的皇太子保罗。
“感谢你!
如果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叶卡捷琳娜看到保罗安然睡了过去,留着眼泪抱着拉斯普丁,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