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我家娘子不是妖笔趣-第684章 上司突襲下屬家!鑒賞

我家娘子不是妖
小說推薦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家娘子不是妖
“娘子,你这是打算去哪儿?”
看着白纤羽从宫里回来后又换上了朱雀使的衣饰,陈牧很是纳闷。
不是说好了一起做运动吗?
这是准备放他鸽子?
陈某人的弟弟顿时有些不高兴了。
女人用手帕轻轻擦拭着银白朱雀面具,冷澈的眼波里浮现几分无奈道:“太后交待了我一个任务,让我去驿馆会见南乾国使团,可能下午才回来。”
“去见使团?”陈牧皱起蚕眉。
这次南乾国的使团是为了和亲而来,欲与大炎结盟抵御外敌。
而结亲的对象便是南乾国太子与大炎舞衣郡主。
新妻上任:抢婚总裁,一送一 小说
虽然南乾国与大炎的关系一向和睦,但自从许贵妃死后,两国基本很少来往,关系也开始疏远。
此次突然结亲,显然南乾国那边遇到了麻烦。
“这太后有病吧,这种事情不应该是朝中鸿胪寺的官员去吗?派你去抓人不成?”陈牧很不满。
白纤羽叹了口气:“太后这么做自然有她的道理,并非是故意刁难。而且这次太后所透露出的信息,明显对夫君你是有利的,说明太后还是想要重用你。”
“重用我是肯定的,我这种人才损失了才会后悔。”
陈牧很自恋的说道。
白纤羽莞尔一笑,踮起脚尖在男人脸上亲了一下:“我夫君自然是天底下最优秀的男人,所以夫君在家里要好好休息,千万别到处乱跑,乖乖等妾身回来。”
“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陈牧提议道。
没有女人在家,必然闲的蛋疼。
白纤羽摇头:“太后特意嘱咐我不许带你去,生怕你又在使团面前惹出什么事端来,这可关系到两国外交。所以,我的好夫君乖乖在家等着便是,妾身会尽快回来的。”
靠!
陈牧很无语。
这太后属实是在恶心人。
陈牧将朱雀面具轻轻戴在女人脸上,搂住了对方纤柔的小腰:“让为夫干等着也行,但娘子回来后得好好补偿我。”
面具下的俏脸一红,女人娇嗔道:“补偿就补偿,本来……本来我们就要……”
“我的意思是,咱们顺便加点小剧情游戏什么的。”
我的御兽都是神话级 小说
然而男人话音刚落,白纤羽便一口回绝:“不行!我才不会跟你……跟你玩那种,恶心死人了!”
想起野外树林那一幕回忆,女人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但与此同时,内心却莫名升起一缕燥热。
她连忙用力甩了甩螓首,将这荒唐的念头抛甩出去,板着脸冷声道:“如果憋不住,就去跟你的其他小老婆去玩游戏,反正我这里不行!如果你敢强迫我,我……你一辈子别想碰我!”
“好,好,我不玩。”
听女人不想是在开玩笑,陈牧连忙苦笑着摆手。
自家娘子哪里都好,就是太传统了,完全放不开。
浪费了好皮囊啊。
陈牧说道:“那我就多吃点补身子的东西,等娘子回来好好正常交流,争取先把娃怀上。”
白纤羽红着脸没有说话,整理了一下男人的衣襟,再三叮嘱他不许外出后,便匆匆离开了院子。
随着妻子离开,院内空荡荡的,很是寂寞。
公會的開掛接待小姐
陈牧哼着小曲儿到厨房热了点肉汤,又去书房将最近的情报信息重新认真整理了一番,便开始无聊等待。
习惯了身边有女人,一时很难适应。
本想着出去找少司命解闷,但想到自己答应了娘子的承诺不能食言,只好忍了下来,继续等待。
可惜葫芦七妖也不在,跑去找白雪儿公主了,不然还可以打牌娱乐。
“当当当……”
就在陈牧思考做点什么打发时间的时候,敲门声却突兀响起。
“是青萝她们回来了?”
陈牧愣了愣,将院门打开,映入眼帘的却是那对熟悉的王屋与太行,承载了太多美好回忆。
女人艳敛媚光的眸子笑盈盈的盯着陈牧:“我还以为你不在家呢。”
女人穿着一件大红裙衫,仿佛一团冶艳的红云,又不失上位者的贵族气质,给了男人足够的惊艳感。
“我现在严重怀疑,你在监视我。”陈牧一脸严肃。
夏姑娘秀眉一蹙,还未开口辩解便被男人突然一把抱在了怀里,随后水润的红唇被男人噙住,气力失了一半。
暗中的护卫无奈一叹。
本来她就不想让太后来见这个男人,可女人却执意要出宫。
无奈便做了约定,只与陈牧聊天,不做别的。
来的路上时太后兴致勃勃的立下承诺,说绝不会让男人占她一点便宜,结果这才刚见面两人就亲上了。
啪!
院门被陈牧一脚关上。
晕晕乎乎中,待陈牧分开唇瓣,太后才发现自己竟在对方半抱半移之下来到了屋内。
“你……你先松开我。”
太后强行从男人怀里挣脱出来,红着脸理了理略显散乱的发丝,喘着气不满道。“我只是跟你过来聊聊天,你别一见面就动手动脚。”
“没办法,实在是对我的宝贝儿思念得紧。”
不顾对方挣扎,陈牧又抱住了女人。
男人内心一阵舒坦。
夏姑娘的到来简直就是炎热夏季送来的一抹冰凉,非常解渴!
娘子说不让外出偷腥,但没说不能吃送上门的甜点啊。
“我还以为要很久才能见到你。”陈牧附到女人耳旁,吹了口热气,笑着说道。“害我这几天做梦都是你,你是不是故意跑到梦里来折磨我,好让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你……”
随着男人极为俗套却大胆的情话不断冲击女人的心灵,挣扎的气力渐渐小了下来。
女人的手臂,也不知不觉间环抱在了男人的腰间。
夏姑娘唇角咬着一抹欢喜与羞涩,感觉浑身酥麻,好似永远要与男人抱在一起,不由吐露出自己的心声:“哀……妾身也想你,也一直梦见过你。”
“那梦里,我能几次?”陈牧笑容不怀好意。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小說
起初夏姑娘没反应过来,但看到男人眼里藏匿着的坏笑后,微微一怔,随即红透了俏脸:“才不是……那种梦!”
只是这辩解,多少有点心虚。
对女人颇为了解的陈牧唇角一勾,忽然想起刚才与娘子的对话,脑中有了一个想法。
他挑起夏姑娘精巧的下巴,声线极其温柔带着几分诱导:“宝贝儿,正巧我有个游戏想跟你玩玩,你能配合吗?”
游戏?
女人有些疑惑。
但处于男人温柔与再见喜悦氛围中的她并没有多想,点了点玉首说道:“好啊。”